重逢岛 人物·大师

分享




过了30岁,很多人会发现:身体突然成了问题。

对于舞者,尤其如此。

身体是他们唯一的素材,身体的磨损,清晰可知。 

Photo by Fan Xi


舞者陶冶是在33岁之后,逐渐产生了一种“身体会生锈,慢慢过渡到衰弱”的状态。

“会跳舞的人每一刻都感觉到恐惧。”

“但是那又怎样?你大可不必再像18岁那样扳腿下腰翻空翻。这个时候你的身体应该有更成熟的表达力,或者是更适合于当下的,或者是更未来的。”


年纪渐长,身体的痕迹和限制越来越多,可对限制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如果你不理解限制本身,你没有办法去理解自由。”  


从舞者到编舞者,陶冶充当了新的角色。在他编舞的作品《8》中,8位舞者平躺在地面,脊椎强烈的起伏和身体其他部位的强制性限制,使得舞者的头部、脚部和胸椎在某些时刻会被观众完全忽略。

这是一种新奇的视觉感受:被限制的肢体运动反而让舞蹈从视觉上产生了另一种可能。限制带来自由。  


陶冶回想到在金星舞团跳舞的一段经历,“我看到了一群非常纯粹的人在一个小天地当中,独立的,在那个练功房当中,他们杜绝掉所有的外界的事物,没有任何干扰,而专注于在那一个当下,所以那一刻你觉得那是纯透干净的。 


陶冶的自由不仅是突破时间和肢体的,也是突破空间的。

因此,我们得以看到陶冶在Lens空间逼仄的书架间舞蹈。 


在这个由仓储厂房改造的Lens 空间里,陶冶需要准确地捕捉到空间里所有的线条和角落,要用身体把所有的点线面由内向外连接起来。

膝盖被擦破,脚磨出血,陶冶并不会结束下一个动作。   



“会跳舞的人每一刻都感觉到恐惧,因为时刻会受伤,时刻你自己的身体不可控。但是下一刻如果摆脱它,面对恐惧的反义词它就能面对它,就是希望。”



文:张盼

视频和文字版权为“Lens·重逢岛”所有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13261162161‬ (021)5298 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朝阳区广渠东路1号 创1958园区4-12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