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岛 人物·大师

分享



苏菲:我只知道王菲,她改编了我的歌


“不好意思,我说话声音很小。” 舞台后的化妆间里,苏菲·珊曼妮(Sophie Zelmani)有些抱歉地对Lens说道。


这个来自瑞典的民谣女歌手已经出道21年,发行了十余张专辑。王菲的歌曲《乘客》就改编自苏菲·珊曼妮创作的《Going Home》。


仔细听她们二人的歌声和演唱风格,确实不难找到一些相似之处。

在舞台上唱歌时的苏菲从不害羞,“能在舞台上做自己,我觉得很舒服”。


而台下的苏菲却羞涩腼腆得像个小女孩——性格内向,话不多,不喜欢面对镜头,很少接受采访……


1.png


在苏菲小时候,父母就离异了,随后,她与姐姐、母亲和继父一同生活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郊区。


每隔一周的周末,苏菲可以和亲生父亲见面。回忆起父女二人的相处时光,苏菲说道:“我记得我们一起去乡下,一起划船,骑摩托车……我们在一起做很多事情。他也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所以我们之间也不怎么说话。我有关于他好的回忆,也有一些不好的。我选择去将他想成一个完美的父亲,虽然他并不是。”


1483008456439045439.jpg


苏菲14岁的时候,父亲意外离世,这带给她不小的打击。当时,苏菲写下了人生中的第一首歌。“如果他没去世,我就不会有这么多悲伤和痛苦,也许就写不出第一首歌……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他为我做的。”


后来,苏菲发现,也许音乐能给她一个情感上的出口,让她“愈合”得更快一些、让她好过一点。所以在写出了第一首歌之后,她就一直这样做下去了。


“我不是一个很擅长言辞的人,只好通过歌来表达”,苏菲说道。


1483008468896076849.jpg


苏菲写的所有歌都关于爱。她就这样一直写,一直写……不喜欢跟人说话。


后来,她的继父带了一把吉他回家送给她,并教她简单的和弦。不过那时的苏菲并没有觉得自己在“做音乐”,只是一个人在房间里“做着这些事情”而已。


1483008479689002626.jpg


19岁的时候,苏菲毕业了。那时的瑞典正值经济危机,年轻人很难找到工作。等了很久,终于有一个音乐工作室给苏菲打了电话,让她可以在工作室的夜场打工,给大家做咖啡。苏菲跟老板说自己曾写歌赚钱,老板这才允许苏菲在工作室录制音乐小样。随后,苏菲把这些样带寄给了不同的唱片公司。


“我还记得当时的男朋友跟我说:‘你不适合做音乐。’我说:‘好吧。’然后我就把他甩了。”苏菲笑着说道。


5.png


《消磨时光》(1999)


等了两个多月,终于有一家唱片公司给了肯定的答复。她开始进入录音棚录音,制作专辑,见了很多音乐人……那段时间她工作十分投入,也很高兴,是梦想终于实现的兴奋感。“一切就这样开始了。我需要录音,我单身,我觉得挺好的,这足够了。”


“对我来说,能够成为音乐人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这是我唯一想走的路,我很高兴自己可以这样做。”


1483008507432019923.jpg


苏菲的嗓音柔和温暖,总给人一种治愈的感觉,也容易让人陷入到她歌声所营造的氛围中去。而在她自己看来,“治愈”是一种对她音乐作品的肯定和赞美,但不是她自己后来所感受到的感觉。


“我不是那种有天赋的歌手,我其实唱得并不好,我只是把歌词唱出来了而已……每首歌都代表着一个不同的故事。我很清楚当我写这些歌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所以我拥有很多回忆。每当我多次重新唱起它们的时候,又会有新的回忆产生。”


1483008520231045143.jpg


在苏菲的歌里,她写“过去”,写她所思念的、想要的以及曾经忘记的东西。她也会写“未来”,大多是关于梦想、亲人。


他是一阵风 拂过我的心

我虔诚写下他的名字

在圣人的窗前

你难道看不见我为他着上的斑斓色彩吗

我与挚爱相遇

即使并非每年都相见

但每次经过相遇的那道门我总会想起他

——《My Dear》


若不是这大海 这微风 这白沙

一切都将不必要

若能在如此凉爽的夜晚中入睡

一如既往地呼吸进食

在夏日劳作

或许我就不会感觉如此卑微

哦你 始终是你

始终是你

——《Always You》


1483008533210070035.jpg


我们已过了年少放纵的年龄

梦想却让我永葆青春

我已足够成熟来承受压力

只有镜子见证时光流逝

所以 我要回家了

我必须赶紧回家

我的生活会继续向前吗

生活会继续 我踏上归途

只身回家

这样你的生活才会继续

——《Going Home》


将我从人群中带走吧

再置我于你的荫庇之下

你的夜晚阖上我梦的扉门

从此我长夜无梦

想看看我是否能触碰到等候已久的那双手

如果我能和游离在梦中的人擦身而过

如果我能离开 重归温暖的家

我坚信一切定会豁然开朗

梦中人 梦中人

我从梦中走出来 而你却仍在梦里

——《Dreamer》


1483008550802066601.jpg


“我写不同的情感,人内心的悲伤,生活中那些总会发生的事情。有人去世,你爱上了某个人但是他不爱你。大多数时候就是我内心中无法描述的一种感觉,然后再看看是什么。我不是每天都写歌,有时候或许要花上八个月。这是我的工作方式,小修小补。这要看你把生活过成了什么样子。”


1483008565280083542.jpg


写歌时的苏菲总会陷入到一种奇怪的情绪中去。“你不能跟我说话,我必须要消失在这种情绪里,但是很难投入进去……年轻的时候比较容易,没有人来打扰。如果可以,需要花很长时间去保持住这种感觉。”


“当我太快乐的时候,我反而不写歌。我需要等待那种情绪,那种情绪总是会回来。”


1483008585587097957.jpg


现在,苏菲有了家庭,有了女儿需要照顾。她对生活没有过高的奢求,每日处在一种很慢很安静的状态。但她仍在创作音乐,“我现在常常待在厨房里写歌”。




文 / 韩诗扬

除资料图片外,其他图文版权为“Lens·重逢岛”所有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