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岛 人物·大师

分享




“为什么大家最后都选择来了北京?”


“其实北京并不适合于生活,吃的也难吃,城市又大,很不方便,但是我觉得就是因为北京,你能够感受得到那种竞争。”


“每年你都能感觉得到,这边出了个新乐队,那边出了个新乐队,好像后面不停地有人在往上冲,往上挤,所以这个时候无形地也会让你的乐队想要往前走,会有这种推动力。”


华东对 Lens 说。他是“重塑雕像的权利”乐队主唱。



在北京,他们住在通州,“没有太多这个圈子里的朋友。”


“跟那么三五个朋友在一起玩就很高兴。我们对这个社会,对人际关系,不太灵光。不具备这样的才华。”


疏离感体现出一种独立,华东觉得,这可能是包括摇滚乐在内的欧美的东西带给他的滋养。




90年代中期,还是南京的中学生时,他们就开始听打口带。


 所谓打口带,是欧美将卖不出去的音像制品,打口销毁,以废塑料的形式卖到广东,做废塑料生意的农民从中挑出还能听的磁带和唱片,卖给批发商散播到各地。


他们从打口带中挑选出来的是大卫·鲍伊、平克·弗洛伊德这些摇滚乐人,以及 The Cure、The Birthday Party 、Joy Division、Baohouse 这种后朋克音乐。



大卫鲍伊去世的那天,看到消息后,华东一下就呆了,接着就哭了。


“娄·里德我们也看不到了,莱昂纳德·科恩我们也看不到了,平克·弗洛伊德也已经死得差不多了。慢慢地,这些人就全都没有了。”


他觉得那一批老乐队,最后的结局大都很悲惨,因为失去了节制,但他们追求一种光环,一种瞬间的燃烧,现在的乐队已经不追求这些了,他们追求更健康、更成功的生活方式。



但每当这些老乐队出来演出,他还能看到往日的那些状态。


“估计怎么着都五六十了,但你能看到他们在台上那种享受演出的状态,而不像国内有些老炮,在台上也就是赚点钱而已。”


“你从体型上也能看出来,他们在保持一个非常健康的身材。你再看看中国那些人,油都快掉出来了。”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13261162161‬ (021)5298 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朝阳区广渠东路1号 创1958园区4-12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