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岛 人物·大师

分享




《总想逃跑,却还在这里》6分47秒长版视频



讲他,因为他是玛格南图片社最神秘的成员:住在美国中西部家乡小城,很少到离家很远的地方拍照,玛格南以纪实著称而他却从不拍纪实,照片都有种白日梦般的风格;


讲他,也是因为在这个人们都想拍出好照片的时代,他却根本不在乎照片好不好。他拍照,只是因为这样“就有借口四处走走”,他拍别人是想解决自己的问题:生活乏味,初为人父,中年危机……


换句话说,摄影是他研究现实,又逃离现实的工具。



埃里克·索斯的“逃跑工具”:

一台R.H. Phillips & Sons 8x10大画幅相机


视觉014:总想逃跑,却还在这里》里

Lens用80页的篇幅,讲了摄影师埃里克·索斯的故事。



几年前,埃里克·索斯听说了传奇逃犯鲁道夫的故事: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之际,29岁的鲁道夫沿着奥林匹克公园炸毁了一家人流诊所和同性恋夜店。事发后他逃到阿巴拉契亚山脉的荒原之中,在7年时间里,大家知道他就在那儿,却怎么也抓不到他。


据鲁道夫自己说,那些年他在国家公园安营扎寨,以橡子和烤蜥蜴为食,间或偷盗附近农场的蔬菜和粮食,还趁着晚上去翻垃圾桶——2003年的某天凌晨4点,他正是在翻垃圾桶时被一位菜鸟警官抓到的。




“尽管他行迹卑劣,我还是被这个故事深深吸引。我去了阿巴拉契亚山脉,想看看鲁道夫曾经的藏身之处。”埃里克·索斯说。


在他看来,鲁道夫实现了一件他渴望而不可及的事:逃离现实生活,在了无人烟的地方重新开始神仙般的生活。



逃离的想法第一次向埃里克猛烈袭来,是20岁终结、中年生活摇摇欲坠的时候。


“青春离你而去,你也不可能再改变人生方向,于是开始幻想拥有全新的生活……你会问自己:我的人生到底走到哪儿了? ”


看看身边遭遇同样问题的朋友:有人买了辆兰博基尼刺激肾上腺素,还有人抛家弃子换了年轻女友,更常见的方法,是如肥宅般躲进“电影和书籍里……置身其中,想象另一种生活,结束后再回到原本的生活里”。




埃里克的方法,是不断“上路”。他和很多人一样:没勇气割断平庸的生活,甚至不喜欢完全脱离熟悉的环境,他只想在某种限度内体味一点“新鲜感”,比如开着车,一个人在路上,沿途拍拍陌生人的故事。


他拍的,也大多数是和自己类似的人:对现实不满,却懒得动弹,比起起身追逐,他们更愿意待在椅子上做白日梦。于是他们脸上都呈现出一种迷惘而又不甘心的表情。


“逃离只是个梦。”埃里克承认,“现实是,人想生存下去,就必须依赖他人。”



最终,埃里克也没能像鲁道夫一样一走了之,他选择留在现实中,做个“清醒的浪漫主义者”


他有几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基地”,需要安静空想的时候,就逃开老婆孩子躲进去;上下班时他会在流经城里的密西西比河畔停留一会儿,“想象自己能坐上舢板,随时扬长而去”。




你也幻想过逃离吗?

你想逃开的是什么?




更多关于埃里克·索斯的故事,请见

视觉014:总想逃跑,却还在这里

现已全线上市!扫码直接买

奥黛丽·塔图专访 | 埃里克·索斯专题报道  | 2025,34亿

名人的“失神时刻” | 雅库特往事 | 人偶爱好者 | 德尼罗

京东 当当 亚马逊 天猫及各地实体书店均可购买




视频和文字版权为“Lens·重逢岛”所有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13261162161‬ (021)5298 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朝阳区广渠东路1号 创1958园区4-12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