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单亲妈妈之困


文/路瑞海

摄影/甄宏戈


1488532774702001710.png

 

李国华1999年离婚,女儿惠辉当时10岁。没有跟女儿说,怕她受影响。但后来才发现她其实都知道。“无所谓孩子的年龄够不够,孩子特别敏感。在家庭中,羞耻和秘密对孩子伤害是非常大的。你带着一个秘密,会让孩子很不安。正是这种隐藏,造成了伤害。”心理咨询师孟迁对此分析说。


家庭暴力是李国华夫妇离婚的最重要因素。“他经常打我。最后一次用的是30多厘米的铁棍。”李国华回忆道,“我们都没有很好的沟通能力,不吵架的时候,也没话。他对我用暴力,我用冷暴力。最长曾经一年零八个月没跟他说一句话。”


“极少有人经过‘文革’还保持健康的人格。”孟迁将这类夫妻的性格部分归因到了“文革”的影响:“‘文革’最大的破坏是对真实的破坏,造成人们不坦诚。我剥夺了你见到真实的我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太敢讲真话,在婚姻中也是这样,这是一种本质性的破坏,保护自己,什么有利什么安全说什么。”


对于离婚,李国华考虑了一年零八个月。“天天捋他的那些缺点,再想他的优点,然后问自己到底离不离。”


惠辉从上初二开始就鼓励妈妈交男友,还帮她申请了婚恋网站的账号。“2003年我交往了一个人,但因为买房子的户主署名问题,闹掰了。后来就想等女儿长大了再找。因为我的一个单亲妈妈同事,11岁的女儿让第二个丈夫给强奸了。有很多带着女儿的单亲妈妈,因为这样的担忧不敢再找。”所以,直到2011年,李国华才开始重新物色男友,但这个内心的想法一直瞒着女儿。


可能因为小时候留下的阴影,惠辉的性格有点像爸爸,急躁,两任男友都曾吃过她的大嘴巴。“每次父母打架的时候,我就把自己关在厕所里,心里害怕极了。直到现在只要我觉得心里不舒服、心里特别难受的时候,我就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惠辉说。
惠辉现在也开始物色能谈婚论嫁的男友。“如果我选择跟这个人结婚了,不管怎么样,我都绝对不会离婚。父母离婚了,所以我绝对死都不会离。”她特别斩钉截铁地说。


单亲妈妈吴红雅在女儿戴天力离世后,开始救助未婚妈妈——仅仅是因为这些80 后女孩和女儿差不多大。这些女孩怀孕后通过网络找到吴红雅,吴红雅会掏钱帮助她们打胎,“不希望她们背负沉重的压力。”


但是后来,如果在路上遇到,那些被吴红雅帮助过的女孩有时会装作不认识她,“可能觉得毕竟是一个污点。”


……


她也意识到, 80 后、90 后的单亲妈妈和自己这一代已经很不一样了。


“我们那时候,女人很少主动离婚,要么是男人有外遇,要么是家暴。现在可能生活不习惯,一任性,就离了。”单亲妈妈、《中华妇女报》社长助理邱岚比较后说,“我们那时候的单亲妈妈还是狭隘,一狭隘就容易以个人为中心,不会长远地站在孩子角度考虑。”


……


单亲妈妈容易有怨妇情结,李国华在加入“中国单亲妈妈总群”后发现,群友们在一起最多的就是各种抱怨:“那些臭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也没男人爱我,那个该死的,我把青春都给了他了”“孩子怎么那么不听话”……
“指责、抱怨都是对爱的呼求。”孟迁说:“我们这个社会的基本倾向是,男人依赖成功确认价值,女人依赖关系确认价值。”


……


更多的单亲母亲面对再婚和重组家庭,都会非常慎重。除了感情融洽和孩子的融入问题外,经济实力强的一方,常会选择不结婚同居,经济地位弱势的一方,会觉得同居没有法律保障,由此产生的反复思量和聚散离合也不少。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