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没有乳房依然可以是性感的


文/本刊记者  路瑞海

摄影/大卫·杰伊


blob.png


……


大卫·杰伊在纽约时尚摄影界颇为知名,但言谈之间他常流露对浮华的时尚摄影的不屑。他第一次拍摄“伤疤”女孩是在2007 年,拍的是他的朋友宝琳娜。宝琳娜被诊断为乳腺癌时只有28岁,切掉两个乳房时她刚刚开始哺育孩子。宝琳娜从小就是美女,从她17岁开始,大卫就一直在拍摄她。手术后,当大卫再次看到宝琳娜后,觉得必须再次拍摄她。“我是一个摄影师,摄影是我面对、理解和接受一些事情的一种方式。”大卫对Lens 说。


宝琳娜的病修正了大卫“只有中年女人才患乳腺癌”这一误解,也给了大卫灵感,他想开始拍摄关于年轻乳腺癌病人的照片。


“在克服最初的犹疑、羞涩和不信任之后,她们会感觉到,那些拍摄能帮助她们找回自己的女性气质,让她们重新意识到自己仍然可以是性感的,让她们在被夺走生命中那么重要的一个部分后——大部分人的乳房都完全被切除——重新找回自我认同。通过这些简单的照片,她们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好像变得更容易接受了。”大卫说。直到今天,大卫拍摄的18 岁- 35岁的乳腺癌患者已经超过了100 人。她们来自不同国家和种族。有人甚至是自费搭飞机从国外来到纽约,自己找上门来的。


“她们为什么来?害羞?很常见。尴尬?很可能。但她们知道她们为什么来,她们知道这些照片不是拍完就收藏在某个抽屉里,而是可能在全世界展出。她们的想法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是可怕的,但这是现在的我,我不会隐藏。”大卫强调,“她们想要被看见,她们需要被看见。”


因为以往的乳腺癌患者多在40 岁以上,医疗机构和大众传媒只聚焦于中老年女性,“伤疤”计划让人们开始注意到这一事实——年轻女性的乳腺癌发病率正在逐渐上升。仅在美国每年就有1.1 万名年轻女性被确诊为乳腺癌。年轻女性一旦罹患乳腺癌,同患其他癌症比较,生存几率更小、死亡率更高。


……


这些照片深深影响到那些“伤疤”女孩。每天,大卫都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感念邮件,“她们会说,‘经过切除手术之后,我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女人了’‘我再也不当着我丈夫的面穿脱衣服了’。看到‘伤疤’计划的照片后,她们改变了观念。有位女人写信给我,‘你的伤疤拍出来如此美丽,我想我可能仍是美丽的。’”


……


遗憾的是,不是所有女孩都能获得美好结局。


“真相是这些女孩中的一些正在或即将死去。”大卫说。目前,他拍摄的100多人中,共有4 人不治离世。
“让世人知道她们的痛苦、她们的故事,对她们来说是重要的。”大卫对Lens 说。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