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宫崎骏:我只是街道工厂一个爱干活儿的老头


文/本刊记者  戴路


1488532439964025269.png


……


长期的工作让宫崎骏患上眼疾、腱鞘炎和肩膀僵硬的毛病,而且“准备期的时候一定会得神经性胃炎”,那双曾以惊人的速度画出柔软笔触的手,如今几乎握不稳笔,只能使用非常软的5B 铅笔。


为了不让身体垮下来,宫崎骏连续五年只吃妻子做的便当,每天同一个时间起床睡觉,花两小时健身、做体操。给吉卜力的晚辈按摩肩膀成了宫崎骏的乐趣:“不要步我们的后尘,好好用的话,用30年没有问题。”


“欧美人用形象来捕捉物体,日本人是用线条来描绘物体,我认为亚洲人对于线条或边缘的感觉格外敏锐,这或许是一种民族性。”宫崎骏说。


……


在日益晦暗的现代生活中,那些鲜亮的色彩,热情积极的主人公,抚慰人心的结局,真的还有说服力吗?“我切身感到自己被时代追上了。”宫崎骏在退休前说,“在雷曼冲击之后、核电站事故之前,我就已经预料到不适合奇幻故事的时刻总会到来。让动画像从前那样制造幻想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向新的方向前进。”


他的新作《起风了》就改编自真人真事。“制作《悬崖上的金鱼公主》时,我跟工作人员们说:‘不需要画阴影!’但现在我说:‘这次要画阴影!到处都要画上阴影!你们就都在阴影里哭吧!’谁都不准游手好闲。但他们看上去像无所事事的样子。于是我说:‘快画!画到你们喷鼻血!’”


……


在感叹“人类真是无可救药”的同时,他也随着年纪增长而更加泰然自若,“我已经老了,有时候会看不清观众的脸……用电影来引发人们的思考是自不量力的,国家前途如何,其实谁晓得呢,背负这个问题,太沉重了……”


年逾古稀之后,宫崎骏最终选择回归真实的生活,他感慨自己由于忙于工作,没能尽到一位父亲应承担的责任,现在想当一个怪爷爷:“在房间的天花板画上惊悚的云朵,然后挂上一幅长达3 公尺的巨翼龙画像,让它随风摇晃,而我这爷爷便端坐其中。”


“人们不是靠着对未来的希望活下去的,而是要靠着比方说现在做的工作很有趣、和朋友安心共度美好时光、见到了心爱的丈夫很开心之类的事情活下去。未来可没有什么担保,说这些不会起到什么鼓励作用,不过,人本来就是这么活过来的。”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