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它们古老的美能让我发疯”


  • 文/Lens记者 戴路

  • 摄影/杨·波里布尼



火花围成了一个圆环,远处的夕阳悬挂在海平面上。这张照片在“9·11”事件之后的几天拍摄完毕,是对那场灾难的哀悼,波里布尼给它取名为《没有你》:圆环中间是空的。


拍摄地点是法国的一个海滩边,他在沙子上插了一圈点燃的烟花,在圆环即将完成时,他发现最开始插的烟花快要燃尽了,于是只好加快速度,从烟花的高低和沙滩上的脚印可以看出他的步幅变化。“只有一次机会,无法重复。”他说,忙着干活的他没能看到烟花燃放时的胜景,“在照片冲洗出来之后我才知道它看起来是怎样的。”

 

用相机拍下史前时代世界的样貌,这个想法对捷克摄影师杨·波里布尼(Jan Pohribny)来说,很大程度上是个体力活。


比如,他会花一整天时间在海边的空地上挖一个大坑,在坑里放蓝色染料,大海在傍晚开始涨潮,当涌入坑内的水变蓝时,他按下快门,然后潮水淹没了那里,一切又恢复原状,他将该作品取名为《地球月亮》:那个蓝色的水坑看起来像月亮映在大地上的倒影。


所有工作都是用简单的工具独自完成的。“我妻子偶尔来搭把手。整个过程需要我的精神非常集中,我不确定结果会是怎样,我又是个很害羞的人,如果有人在旁边,一定会全搞砸的。”他说。


这些作品看上去有点像电影《指环王》,但波里布尼从未使用过电脑特效。他并不讨厌数码技术,但这些在昏暗光线下拍摄的照片都需要长时间曝光,胶片是更好的选择;至于用电脑做出的效果,“我觉得它们太完美了,让人感觉是在撒谎。我喜欢有一点错误,这样更有意思,我想敏感的人应该能够察觉到这一点,太完美的往往不真实”。他解释说。


52岁的波里布尼身材高大、嗓音浑厚,给人的第一印象不是敏感,而是健康。“相比实景拍摄,坐在显示器前面把东西弄出来是容易多了。我常常一连好几天在雪里发抖,忍受倾盆大雨,在阴森的树林里扎营,但这些都必须体验,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当得到你想要的结果时的满足,我选择与这些体验和感觉保持联系,而不是坐在一间屋子里的电脑前面。”


他花了20年时间才断断续续完成“新石器时代”的拍摄,为了寻找合适的拍摄地点,他的足迹覆盖了整个欧洲。


……


他只在黄昏、黎明和夜晚进行拍摄。在光线微弱时,拍下物体和周边环境的轮廓,等到夜幕降临,他拿出手电筒,开始在黑色的背景上“画”出耀眼的光脉。


这是很有“捷克味”的方式,“造景”在上世纪60年代的捷克非常盛行,主要是因为当时捷克电影业突飞猛进,不少摄影师都参与了电影的制作;而在暗处挥舞手电筒等光源,同时进行长时间曝光造成“光画”的效果,也是捷克摄影的一个色。“传统摄影里有很多技术都能达到数码的效果,大多数时候,它们的效果比数码要好。”波里布尼说。


他随身带着笔记本,以便记下一闪而过的想法。他的本子上写满了构想,只等待邂逅一片能与之契合的风景。“让自然显露出它的秘密,同时不伤害它。”


他的每一张照片都像是一场远古的残梦,光照亮了神话般的风景,人的精神徘徊其中,仿佛在观看一场未获邀请的仪式。人工和自然在这里结合得天衣无缝。“这仅仅是自然广阔之美的很小一部分。”他说。


波里布尼在多所大学教授摄影课程,他最常对学生说的话是:问问你自己,你为什么拍这些照片?你想传达出什么?成功和金钱始终都应该是摆在最后一位。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