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零落成泥的女孩们


文/本刊记者 胡阳潇潇

摄影/吉塔·塞勒


1488527995881021709.png


女孩作出最后决定之前,会被带去和心理医生交谈。医生会询问她这次怀孕的原因,告诉她堕胎手术对身体可能造成的伤害,以及以后应该如何保护自己。一些女孩并没有耐心听完这些陈词滥调,她们很快就显出不耐烦和无聊的表情。


俄罗斯拥有世界上最高的堕胎率。医生们通常友善而热情。有时候他们会耐心听女孩讲述自己的故事,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并没太多时间和女孩们攀谈——他们每天要进行15台左右的堕胎手术,一周连续工作五天。虽然医生们对这些孩子充满同情——也往往只能止步于同情——但这样的工作安排使这里很像一家进行重复冷漠工作的堕胎工厂。


挪威导演大卫·金塞拉曾经拍摄过一部名为《杀死女孩》的纪录片,记录了圣彼得堡一家堕胎诊所里发生的故事。片中这样一个场景让人很难忘:一个女孩赤裸着下半身趟在病床上哀求,身子底下的床单已经被血染红了。医生无奈地对她说:“亲爱的,我是在试着帮你。医生要忙两个小时,你子宫才能开口1厘米。你腿夹的太紧了,你夹到医生的胳膊了。她的胳膊明天会很疼,而且一会儿她还得继续工作一天。这儿一共有九个女孩,你并不是一个人。拜托你别像个懦夫似的。”

 

街头孩子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迷你亚文化群,有着特殊的道德观和规则,并拥有固定的层级关系——对这些少男少女们来说,在群体中所处的位置是至关重要的。但略显讽刺的是,周围熙攘的人群似乎对他们自导自演的这个世界视而不见,也毫不在乎。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