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筱山纪信:凭着一种动物的感觉


文/本刊特派记者 戴路 娄军 发自东京

摄影/筱山纪信


1488527236376025643.png


两只米老鼠拥吻之下,筱山纪信笑得合不拢嘴。这张照片被他摆在工作室的门口。


这个貌不惊人的矮个子老头,顽皮、狡猾、勤奋,五十年来,几乎每天都有他拍摄的照片出现在杂志封面、书籍和大幅海报上,他什么都拍,垃圾、古董、广告、AV 女优……他说:“摄影这件事,说穿了就是‘想要拍出什么的欲望’和‘想法’再加上所谓的‘才能’。”他的不少作品引发了巨大反响,甚至成了社会现象,把他卷入远大于其本身的文化漩涡之中。


最让筱山纪信名声大噪的是那些女孩子们的写真集,她们有些穿着衣服,大部分是裸体出镜的。这个真言宗佛教徒之子的人体写真迷人至极,又让人有些道德上的不正确感。“对于我来说,人本身,比所有能描绘出来的肖像都要美得多。”他说,“不管是什么人,如果第一次见面时不能拍摄好的话,那么今后一生也拍不好他。”

 

东京六本木,一座独栋豪宅的顶层,筱山纪信坐在长沙发上接待《Lens》记者。面前是一个10 平方米左右的方桌,上面摆放着数十本刊有他作品的画册和杂志,也隔开客人们。他是一个白白胖胖的矮个子老头儿,面团似的脸上长着一双乐呵呵的、狡猾的眼睛,说起话来慢悠悠的,带着一点游刃有余的不正经。


这位71 岁以拍摄写真集和杂志彩色插页而知名的老人,刚刚出版了一本他在上世纪60 年代拍摄的作品集,从当时的学生运动、城市街头到黑白颗粒的裸露女人,狂热、冷静、迷惘的面孔前后叠印。“那个时候比较注重艺术性,也就是一张照片的完成度。”他回忆说,在那十年里,他模仿了许多经典照片的拍摄方法,所以呈现出不同的风格。“这里也有很多我想模仿的。”他拿着一本《Lens》杂志,笑着说。


他看上去并不那么在乎身份,依然在给周刊杂志拍摄女优的宣传照片。这个变化从上世纪70 年代就开始了。“从艺术性的照片转换成了艺能性(相对于近代出现的精英化的‘艺术’。‘艺能’是指日本民间自古流传下来的艺术与技能,其原初形态多与神道有关,俗性与神性兼备,且富有形式/ 仪式感。——编注)的照片。60年代是日本经济高度成长的时期,文化方面也很自由,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七八十年代进入泡沫经济,就开始更多地面向消费大众,这些照片也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是时代变了照片才变了,不是我自己变了。”


……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