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墓地之海”捕蟹记


文/传魁

摄影/科瑞·阿诺德


1488527039339085184.png


图说:带着万圣节面具的马修抱着不情愿的Kitty,给科瑞摆拍。七年前,科瑞从动物救助中心收养了Kitty,因为“它是那里最无所畏惧的猫”。尽管在一些渔民中流传着“猫不能上船”的迷信,科瑞还是把Kitty带上了洛勒号。它每晚睡在不同的卧舱里,白天在甲板上闲逛,甚至试图捕捉停在船舷上的老鹰。


马修是科瑞在船上最好的朋友,常为他摆各种造型拍照。马修出生在得克萨斯的一个富裕家庭,18 岁那年,父母给他买了车,送他去大学。他却像《荒野生存》中的克里斯托弗,逃离城市,一路流浪到阿拉斯加,19岁时加入捕蟹船。“和克里斯托弗一样,马修刚上船的时候,是个从不洗澡的人,从头臭到脚,两手乌黑。”科瑞回忆道。


马修曾以渔船为脱离社会的安身之地,现在是一名职业电脑工程师。


接受采访的前一天,科瑞·阿诺德(Corey Arnold)刚从挪威北部海域返回美国。他在波特兰买下的两层大木屋,坐落在一片干净安详的白人社区中,翠绿的大树将城市的杂音屏蔽,整条街不见人影,只有松鼠流窜于栅栏与屋檐之上。科瑞的家看上去许久无人打理,门廊上挂着蛛网,后院杂草茂盛,地下室里堆放着一套崭新的爵士鼓、凌乱的摄影器材和一打镶框大幅照片。他的猫Kitty躺在客厅的地毯上,旁若无人地睡午觉。


科瑞的照片来自另一个世界——阿拉斯加以东数百海里的白令海域。


科瑞今年36岁,头发微卷,安静腼腆。儿时照片里,他坐在小船上,手托一条青鲨,得意地笑着。他童年的家离太平洋只有15分钟车程。父亲在海边农场种植鳄梨,酷爱钓鱼,从科瑞3岁起,几乎每周末都带他一起出海。父子二人开到20公里外的平静海面上,甩出鱼线,躺着晒太阳,等鱼上钩。“我对钓鱼上瘾。”科瑞说,“它像一场游戏,你不知道自己钓上来的是什么。钓鱼也是一种捕食本能,你总想挑战自己,钓到更大的鱼。”


这称得上是一份理想工作:每年工作不到3 个月,即可赚够一年的花销,但需要付出体力的透支、对土地的思念,还可能包括生命。


渔民摄影师科瑞·阿诺德仍在寻找生活的平衡,他不愿离开大海,也不愿放下相机。他至今单身。“在我30 岁的时候, 我的作品开始引起关注。摄影和出海一样, 意味着自由与牺牲,我很享受。但现在, 我累了。”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