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些逃向“部落”的年轻人


文/传魁

摄影/帕维尔•普罗科皮


1488525530954019846.png


娜斯佳站在雅罗斯拉夫尔的草原上。这样的生活已经停止了,如今,她与丈夫,以及一个孩子住在圣彼得堡父母的寓所里。娜斯佳在大学最后一年退学,她的丈夫也始终没有念完医学学位,两人因此面临生计的困境。


这种情形在“部落”中较为常见。那些失意的年轻人难以在城市中安身,也不屑于世俗的挣扎。许多人在瑜伽俱乐部工作,也有人开工艺品店、咖啡馆,随时可以收拾行囊,躲入“部落”这个避难所。但也有少数人是办公室白领,甚至银行职员。对于他们,“部落”生活,尤其是乌特里什,更像是一个另类的度假胜地。


5 月中旬,圣彼得堡的气温逼近20 摄氏度,越发漫长的阳光一点点漂白黑夜。黑海北岸小城阿纳帕(Anapa)空荡的沙滩,仍在等待候鸟般南下的游客。沿海岸向东南10 余公里,阳光射穿枝叶,照亮乌特里什(Utri sh)隐秘的林间,一群人在这里逡巡不去,结为“部落”。


与此同时,拉玛(Lama)踩在泰国的海滩上,抽着手卷烟,通过电话和互联网照料自己的大麻生意。平和的面孔与温热的声音,让人难以想象这个27 岁的俄罗斯人已经有两个孩子,还遥控着从圣彼得堡到乌特里什沿线的一个大麻销售网络。


只要是熟客或朋友,一个电话,他就会安排妥当,保证你high 起来。拉玛是乌克兰与哈萨克混血,年幼时搬到俄罗斯的罗斯托夫(Rostov),上完初中就在市场里打工,每天挣280 卢布(约60 元人民币)。之后,为了躲避警察,他游走到圣彼得堡,结识了一群流浪歌手,并跟随他们进入“部落”。


俄罗斯黑海边上乌特里什隐秘的林间:一群人在这里逡巡不去,结为“部落”。这是追寻自由的年轻人组成的无形群落,一个脱离社会的社交网络。在误闯其间的外人眼中,这里恍若美国60年代的嬉皮岁月。但这里没有狂躁的反叛气息,没有声嘶力竭的怒吼。政治的时钟在这里停摆,让他们成了局外人。“我们只想远离灰暗污浊的城市迷宫,在这个世界之外开凿出一片净土。”有年轻人说。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