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躲再躲,无处可躲


文/徐凯

 

1488525422562066701.png


冯建梅和死去的胎儿的合照。国际医学上普遍的临床经验是,七个多月的胎儿,皮下脂肪已初步形成,如果是男孩,睾丸已经从腹中降下来;如果是女孩,可以看到突起的小阴唇,大脑初步发育,听觉系统也基本发育完成,对外界刺激反应明显,从医学的角度,基本可以算是一个“人”,且即便是早产,多数也可救活。而且,此时的引产,对孕妇的身体往往会带来很大危害。


此次事发后,陕西人口计生委也声称,他们始终明令禁止大月份引产。


看着坐在屋里的计生干部,冯建梅暗暗下了决心要逃走。但她的劣势很明显: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七个月大了,还有一个5 岁的女儿欣雨要带在身边,而对方有四五个人。


这些人都是曾家镇计生办的干部,带头的是镇党委副书记、计生办主任龙春来当地人称“龙少爷”。这天是2012 年5 月30 日,是丈夫邓吉元要出门打工的日子。


邓吉元刚出门,其中一个人和他寒暄,邓告诉对方,“要去内蒙古矿上。”三个小时过后,他们找到独自带着女儿在镇上租房住的冯建梅。


他们告诉冯建梅:要么赶紧交押金办户口,要么把孩子打掉。冯建梅的户口,远在内蒙古,而她早在11 岁时父母离异,已随母亲离开了那里。丈夫不在身边,身上也没有那么多钱,冯建梅想到的和腹中胎儿唯一的出路就是,逃跑!


……


她抓紧机会,从紧挨着厨房的后门溜了出去。穿过门外一片空地就是小镇中心的马路。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小跑不是件容易的事,肚子里的孩子仿佛也感受到了母亲的紧张,胎动频频。在马路上,一辆面包车被她拦下,迅速将她带离了现场。


她想着女儿欣雨留在姑父家是安全的。车行十分钟左右,她让司机把她放下。这里离曹家湾不多远,但她不敢白天走进亲戚的大门,打算在山上躲到天黑再摸索着过去。


曾家镇所在的镇坪县,位于陕鄂渝三省交界处,有“鸡鸣一声听三省”之说。县城距离安康市五小时车程,再转车到省城西安还要三个小时。此地的山脉是大巴山一支,属亚热带气候,山上草丛茂密,碎石极多。她窝在草丛中,两眼盯着前方的公路,观察来往车辆,生怕对方追来。


这里的山上,有一种令人生畏的虫子——草蜱子。三十只草蜱子能将一只野兔身上的血吸干。这种虫子一旦叮上人的身体,整个头部都会钻进肉里,只留腹部和尾部在外面。即使你拔了它,它的头仍然会留在身体里。想到这种虫子,再想到紧追不舍的干部,冯建梅不寒而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冯建梅的身体越来越冷。山上水汽大,氤氲的空气沾湿了她的衣服和头发。


她在草丛里待了13 个小时,用来充饥的是从姑父家厨房拿出来的面包。直到天完全黑了后,她才小心翼翼地起身,花20 多分钟走到曹家湾。那里有邓家的两户亲戚,她走进了其中一家。


……


冯建梅刚躺下没一会儿,卧室的窗户就有手电筒照进来。她立马翻身下床,但卧室里无处可躲,只能藏在床底下。这时候,她听见有人问王富平:家里有外人没?王回答说,没有。但对方强行进门来。当手电筒的光打到冯建梅的脸上时,她心里一片黑暗。


对方并没有当即强行带走她,而是在王富平家住了一晚上。她一直想不通,怎么这么快就被发现了?也许是跟王家媳妇的那通电话暴露了自己?


第二天早上10 点,冯建梅被要求离开,她大叫着不愿意,但对方“抬手抬脚”,她的脸被四个男人用黑色的衣服盖住,沿着曹家湾的那条蜿蜒小道,走过晃晃荡荡的旧吊桥,来到公路旁。一辆救护车停在那里等着。


……


冯建梅在内蒙古度过童年,在东北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跟着他来到陕西镇坪,原本指望过一场幸福的生活。如今,她既要从失去孩子的阴影中走出,又要学会面对现实中和网络上的种种辱骂。生活如何继续下去,对22岁的她,是一个难题。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