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照亮俄罗斯冰原的火焰


文/本刊记者 一某

  

blob.png


图说:苏联解体后的一次纪念“十月革命”的集会上,一面印有马克思与列宁头像的红旗正迎风飘扬,那片单一而纯正的红色一时间遮蔽了太阳。在那段漫长而激烈的岁月中,这片浓烈的颜色掩盖了所有其他的色彩,它所象征的那种炽热的理想就像熔岩吞噬矿物一般,融化着一代人的才华、梦想与灵魂,获得新的能量,同时将他们化为灰烬。多年之后,雨水洗去时间的灰尘,那些曾经的天才们重新焕发出自己的光芒。


百年前的巴黎,“欧洲之心”曾发出过同样的惊叹:他们来自哪里?那里发生过什么?


1906 年巴黎秋季艺术展,750 件来自俄罗斯的油画占据了巴黎大宫。布雷留夫、谢罗夫为代表的俄罗斯古典绘画大师们,以其娴熟的技巧与细密的神思征服了倾慕古典的巴黎。更令欧洲震惊的,是以索莫夫、巴克斯特、别努阿等青年画家组成的“艺术世界”群体,那些造型奇诡、色彩绮丽的全新的图案,带来了与传统基督教世界大相异趣的审美体验。他们的灵感来自散落于俄罗斯的异教民族的原始艺术,这与刚刚开始关注非洲原始艺术的马蒂斯、毕加索不谋而合。不可一世的巴黎,少有地被外来的艺术撼动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上个世纪最成功的独立策展人:谢尔盖·佳吉列夫。


佳吉列夫来自没落的贵族家庭,初到圣彼德堡时,人们对他最深的印象便是他强烈的虚荣心和同样强烈的热情。佳吉列夫曾经回忆道:“大家都把我看成一个钻营者,一个浪荡子,一个投机商……”


佳吉列夫的加入使这个松散的画家沙龙迅速扩大,成为新艺术的核心团体。他以超强的组织能力创办了同名杂志《艺术世界》,一半介绍欧洲最前卫的艺术潮流,一半介绍俄罗斯各民族的原始艺术。他主办的另一本杂志《皇家剧院年鉴》成本超出预算一倍,却成为令沙皇尼古拉斯二世爱不释手的皇家读物。他在彼得堡举办的俄罗斯肖像展共展出了近两个世纪以来的6万余件作品,这是美术史上一个惊人的数字。然而,佳吉列夫的野心远远不止于此,他窥视着欧洲和世界。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