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马士革:二十世纪之后是十世纪


文/朱英豪


1488523146615063360.png


图说:从山上看大马士革:低矮的石砌和混凝土建筑仍是这里的主流风格,有4000 年文字历史可考的旧城和法国人规划设计的新城,隔巴拉达河分布。在城市四周,绿植疯狂地生长,象征了它在沙漠地带如天堂般的吸引力。


大马士革的人口从“二战”后的30 万增加到现在的370 万左右,但这里没有沃尔玛,没有星巴克,也没有很多装有玻璃幕墙的高楼……历史在这里显示了某种凝固和封冻。自阿萨德父子统治以来,虽然富人阶层的数量迅速膨胀,但他们往往在巴黎、伦敦等地拥有财产、完成消费。


2012 年2 月26 日,为应对危机,叙利亚举行了40 多年来第一次宪法草案公投,新草案首次规定国家政治制度建立在政治多元原则之上,通过投票实施政权民主,但仍然缺乏对政党组建等权利足够的保证。最终,它以57% 的投票率和89.4% 的赞成率通过。大马士革市民被指在其中扮演了最体贴总统的角色:据《经济学人》报道,投票期间,围绕首都建设了许多军队检查站,公共汽车被截在检查站,军人要求乘客交出身份证,几分钟后身份证履行完神圣的投票职责后才被还给它的主人。(摄影 / Alexandra Boulat)


大马士革现在夜里比白天更有生机。旅游区不复往日盛况,店铺紧闭门可罗雀。倭玛亚广场强劲的喷泉24 小时不间断地向外喷涌,离它不到2 公里的地方,一个叙利亚男子正在倭玛亚清真寺高大的围墙底下呆呆地坐着,在黑暗中向行人兜售发电机,以应对制裁加剧后没有规律的拉闸限电。


一年多以前,这里还是欧美日韩的骨灰级背包客蜂拥而至之地。Bahsa 大街上,那些著名的奥斯曼土耳其的大宅子被改造成时髦又艳冶的背包客栈,常常提前一个月就被预订一空,年轻人热情地交谈:“你们为什么要到大马士革来旅游?”“哦,都说这里是天堂,我们想在这里为我的环球旅行画上完美的句号……”


今天,大马士革人依然保持着对生活如烤馕般的热情,但你很容易发现他们对政治的讳莫如深——满大街只有眼睛在眨巴着说话。能感觉到一部分人因为失去了热忱郁郁寡欢,而另一部分却因为获得了热忱而亢奋不已。


这种亢奋在官方的镜头下,在爱国主义者谈论起西方国家的“阴谋”时,会被格外地放大。


blob.png


图说:阿宗如今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他的哥哥和母亲站在他旁边,都仿佛是仆人。阿宗大学毕业后在军队服役没多久,就因长相似总统,而被挑选到总统府当上了秘密人弹保镖。十年前发生在大马士革的一场针对巴沙尔的暗杀行动中,阿宗为总统挨了枪子儿,为此他被直升机载到德国去急救。子弹擦着心脏的边穿过,留下三个深浅不一的枪眼。阿宗因此得到了高额的政府赔偿,荣归故里,用这些钱买了房子,盖了一家旅馆。


退休后的阿宗身材有些发福了,和巴沙尔消瘦的体型相去甚远。工作之余他参加政府主办的文艺晚会,去古堡餐厅就餐,向游客极力展示叙利亚人的热情和好客以及他们享受的时髦生活。但是那些举动很容易让人体味出他的寂寞。(摄影 / 朱英豪 )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