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能缺少与生命的正面撞击——献给未能存活下来的人


文/摄影/ 唐•麦卡林

  

1488523012708018605.png


图说:唐· 麦卡林从来不想偷拍,也不想从远距离拍摄照片。他使用过最长的也只是105 毫米的肖像镜头。这个从未受过科班训练,甚至一度因为缺少文化学习而被同事取笑的摄影师,似乎一开始就知道怎么找到他与拍摄对象之间的距离——从童年开始,他就在颠沛流离中与穷人吃住,看阶层冷暖,感知父亲在病痛微息中的温柔,以及和众多小混混在一起的野蛮又忠诚的经历。这都让他在后来、在世界的任一角落,都能直觉地捕捉到别人的生活。(摄影 / Christopher Furlong )


在世最伟大的战地摄影师唐·麦卡林,以作家般的笔触,回忆自己的人生,献给不断在人性愚蠢的悲剧中重复的世界历史,更是献给那些未能存活下来的人。)“你不能在饥饿、悲惨与死亡的水面上轻轻踩过,你必须跋涉而过才能记录它们。我寒心、麻木又孤独。我的激烈经验、我的激烈思索,都使我头痛。我必须付出我所有的精力、所有的自律才能使自己存活下去,才不会想要回家投向滚烫的热水、温暖的炉火与干净的衣服……”


在麦卡林看来,摄影既与照片无关,也与他本人无关,它们“与被摄者有关,与被摄的环境有关”。摄影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技术或艺术,“摄影只是一个代名词。它是达到目的的手段……对我来说,摄影是一个情感的过程”。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