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拉合尔:这饱经患难的清晨,不是我们想要的清晨


文/ 王十九


1488522387845024229.png


图说:男人坐在车里向外投去一瞥,似乎被什么东西所吸引。黑纱蒙面的穆斯林女子在那头如梦魂游过,此时他若有所思,过于安静的样子甚至显得有些黯淡和阴郁——这不是典型的拉合尔人表情。


拉合尔男人通常显得奔放和热烈,用来招待客人的除了奶茶、槟榔、嚼烟、热情四溢的苏非之夜,还有他们本人豪爽的笑容,有时候还包括拥抱,以及不顾夏季的炎热去亲吻对方汗湿的脖子。女人们说的乌尔都语则带有非常甜美的旁遮普味道,听起来有更多语调上的抑扬和缠绵的尾音,与次大陆东边德里和勒克瑙的口音差别很大。但这份置身于迷途的茫然,又是拉合尔城最典型的表情:暂时失去了方向感。( 摄影 / Alex Majoli )


我们在当地晚上8 点半走进拉合尔。一群喜气洋洋的小孩子在昏暗的夜色中奔跑,半大的少年选择了更热血的方式,他们骑着摩托在街道上飞驰。成年人安静得多,他们悠闲地散步,偶尔和认识的人轻声招呼一句:“真主保佑您,阿里先生。您最近怎么样?”“真主保佑您,塔里克先生。您家人都还好吧?”带着对神的敬意开头之后,话题很快便转移到世俗生活中的生意、婚嫁、饮食以及去某个地方的旅行。


边境不等于边缘化。在许多巴基斯坦人看来——当地人心目中更是如此——拉合尔至今仍是巴基斯坦最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更是该国的文化中心。他们认为,该国境内再没有任何一座城市可以与这座古城相提并论,它的重要性超过首都伊斯兰堡。诸如“巴基斯坦的灵魂”、“旁遮普明珠”之类对拉合尔的称呼,可以列举许多项。


作为历史上几乎统一整个次大陆的莫卧儿王朝的夏都,西边的拉合尔与东边的首都德里,曾是莫卧儿帝国的双核。皇室一年中有很多时段在拉合尔生活。


“我已用生命赢得拉合尔。我将一生献给拉合尔,于是拥有了另一个天堂。”与帝国第四代皇帝杰罕吉尔一见倾心的莫卧儿帝国第四代皇后、王朝历史上最著名的铁娘子努尔杰罕,忍不住这样宣称。而流行于旁遮普地区的另一句名言对大众更有蛊惑:“没见过拉合尔的人等于白活。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