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果薇比活着,现在也一样高了”


文/本刊记者 路瑞海

摄影/托马斯•莱克范德


1488521911434042381.png


图说:一个夏日的傍晚,薇比在自己房间里玩耍累后沉沉睡去,平静而安详。


此时,经过30次放疗、4次化疗以及3次大剂量的化疗,薇比脑中的癌细胞貌似被降服。她被从丹麦国立医院接回家中休养,一位护士定期上门提供医护服务。这时的薇比看起来和同年龄的孩子一样漂亮健康,因化疗而脱落的亚麻色头发重新长了出来,像婴儿的一样细软。


但这只是薇比头脑中癌变的间歇期,仅仅过了大半年,薇比就因脑癌复发而悄然离世。


薇比·约根森(Vibe Jorgensen)被无菌衣包裹得密密实实,独自躺在无菌病房里,全身瘫软,没有一丝活力。洁净的枕头旁放着一个小玩具和一本卡通书,周围插着四个输液杆,一大瓶液体正在一滴滴注入她的小小躯体内。之后,她接受了自体干细胞移植——从她的血液中提取出干细胞,再重新注入体内,以此提高自身免疫力来与癌细胞抗衡。

妈妈赫勒穿着无菌衣在控制室的椅子上打瞌睡。病房外,妹妹莱可踮起脚,和爸爸迈克尔一起隔着玻璃,向内张望。走廊里,医护人员和病人家属来去匆匆,没谁理会病房外这一大一小。迈克尔稍显肥胖的大脸紧紧贴着窗户,眼中有泪光隐约闪烁,无助得像个孩子。


医生曾经告诉迈克尔,薇比活下来的可能只有50%。后来这个数字变得越来越小。迈克尔希望经过这次治疗,薇比能够100%地健康活下去。和大多数丹麦人一样,迈克尔是基督教路德宗的信徒,自从薇比患上绝症以来,他常常仰向天空对着上帝默默祈祷,西兰岛的夜空澄澈宁静,迈克尔相信上帝能听到他内心的声音。  妈妈赫勒穿着无菌衣在控制室的椅子上打瞌睡。病房外,妹妹莱可踮起脚,和爸爸迈克尔一起隔着玻璃,向内张望。走廊里,医护人员和病人家属来去匆匆,没谁理会病房外这一大一小。迈克尔稍显肥胖的大脸紧紧贴着窗户,眼中有泪光隐约闪烁,无助得像个孩子。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