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维也纳:被隐匿的诱惑


文/本刊记者 娄军


1488521826283021543.png


图说:这是从霍夫堡皇宫的顶上看到的维也纳城,远处露出尖顶的是大主教所在的斯蒂芬大教堂。

霍夫堡皇宫自1275年至1913年间,经过多次修建、重建,审慎柔美地演化和更新,某种意义上,正是这座城市发展轨迹的象征:从内向外,缓慢而有秩序。“这里的旧建筑并不抱怨新建筑,就像被敲下来的石块并不抱怨岿然不动的大自然一样。”作家斯蒂芬·茨威格如此写道。的确,如果说这些旧建筑已然是维也纳伟大的符号,四周的自然环境则直至今日仍是它标志性的花边:流经公园和民居的多瑙河、平静的田圃,以及作为阿尔卑斯山余脉的低缓山岗……

 

维也纳包含了大都市所应含有的一切迷人炫目之处,却凝结为秩序井然、厚重和沉闷。如果没有沿河那些狂乱的涂鸦、跳蚤市场上带着酒精味的商人,或是走着俏皮步伐的年轻女孩,仅凭满城迈动着四平八稳脚步的男子,维也纳或许该被形容成一个缓缓移动的精致木桶。


这里充满了极易被捕捉的美:保存完好的不同时期建筑,200多年来数十位大师级音乐家构建起的听觉系统,以及分离派绘画所解放的各种扭曲的线条、奔放的色块依照这些在各个领域都曾涌现过的天才们的头脑,维也纳一定有着了不得的诱惑。但它们似乎被藏匿了起来,你无法直接从自然的光线或是人物的表情上看到。


尽管维也纳今天在尽力展示它年轻的一面,当地的导游也会强调这是一个充满冒险的地方,你可以在这里游荡、坠入爱河,但每每从那些挺着啤酒肚的男人或穿深色衣服、优雅肃穆的老人中间穿过时,你会知道穿破这层秘密并不容易。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