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拍摄梦幻,或者梦魇”


文/尹非

摄影/厄文•奥拉夫


1488511958539026048.png


图说:半裸的女人躺在旅馆的床上,给人一种下坠和无力的感觉。奥拉夫的作品中有一种并不稳定的静止,模特看起来血肉丰满,但混合了浓妆、灯光和背景后,她们看起来像面无表情的假人,被放置在喑哑的环境中,如雕塑一般。 “旅馆”系列的灵感来自奥拉夫本人的旅行经历,他在这个系列中拍摄了日本京都、美国温斯顿·塞勒姆和巴黎的旅馆,这些房间看似一模一样,但仔细考量,却各有不同。


“别人一看你是荷兰人,就觉得你肯定是个尼德兰小工匠。在这个国家,成功甚至是不被允许的。”厄文·奥拉夫说,“但我是个成功的摄影师。”


这个荷兰人61岁了,看起来依然很帅,湛蓝的眼睛,颧骨高耸,总是笑吟吟的,并且理所当然地是个同性恋——他自称从六岁开始就不掩饰这个身份。


奥拉夫的工作室位于阿姆斯特丹郊外,由一座教堂大厅改装而成,里面摆满了中世纪家具,当年是为了独树一帜、招揽生意,如今他则真的乐在其中,“这里就像是某种时光机器。”他对《LENS.视觉》记者说。


他的一部分裸体照片并不色情,更像是某种玩闹,“就像年轻男孩把香槟酒瓶夹在腿中间”。这种幽默感、情欲和身体解放延续到他之后的作品里。但现实题材让他厌烦,“这么多年来,我对那些德国现实主义摄影师厌倦透了,真实的人,真实的景观,所有东西都又脏又丑、伤痕累累……简直像在博物馆里受罪。”


有人评论说,厄文·奥拉夫用残酷的诡计与“冰冷的现实”这个概念开了一个玩笑,捕捉到纯真、希望和愉悦丢失时的细微一刻。而他本人说:“年纪越大,我就越感到相机是我的工具,就像画家使用铅笔,我不再娱乐你们了,商业摄影太不脚踏实地,现实世界的白日梦太多了,我为自己做这些事情,它们的强度也将因此变得越来越大。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