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989当大地的面孔在脚下裂开


文/肖海生


1488510408145049096.png 


“我的记忆告诉我,1989年是由另外的一些轰动事件开始的。1989年2月霍梅尼号召要谋杀萨尔曼·拉什迪,”阿克曼回忆道。不过,霍梅尼却先于拉什迪在6月4日那天死去。第二天,身在北京的阿克曼在一个报亭买了一瓶酸牛奶,那一天,“太阳高照着,空气异常的清新”,但他预感到,“大地的面孔会在我们脚下裂开,这些裂缝会有不同的发展趋势,也许比可以预见结局的冷战时期的裂缝更难得到弥合。”20年后的一天,在中国,黄锐开始收集那些当年的“面孔”和“裂缝”。他从1月1日到12月31日,每天记录一件艺术作品或者现实事件的摄影,中德相连,像流水一般绵延翻过。

 

留在大事件边上/灵境胡同的日子


文/阿坚


灵境胡同南面是太仆寺街,街西路北是一古寺的院落。太仆寺街有一条高义伯胡同,就是鲁迅提过的原叫“狗尾巴”的胡同。1986年左右北京发生的“人肉包子案”,就是出自太仆寺街一带。我大多在街上吃饭,一般选灵境胡同里国营的清真包子店(侧有四层楼服装厂)或对面的拉面小馆。1989年的戒严令一出,北京的交通半瘫痪,机关半“放假”,谣言四起,百姓们开始抢购、囤积生活必须品。我的邻居买了不少,也劝我买,我也就去买了十斤米和几瓶白酒。


……


1989年初因为梁和平的介绍,我认识了崔健、当时还是初中生的何勇、音乐制作人王晓京、作曲的祝小民。祝小民的家那时在水碓子,屋里有钢琴、合成器、音轨机、鼓机以及好音响。他喜欢我的诗,甚至还为之谱曲,每每我去他家都受酒肉款待,我也听其滔滔地对音乐尤其是摇滚乐的看法。像“枪炮与玫瑰”“性手枪”“平克·弗洛伊德”等乐队的专辑都是在他那儿听的,每次也都听祝小民自己刚谱好的曲(多以吉他演奏)。也去过“帕提”看过他的演唱——他自创了一种非汉语非外语的语声代替歌词,很有效果,比“啦啦啦”丰富立体多了。当然每次我俩也交流一下“嗑蜜儿”(勾姑娘)的经验,他比我厉害多了。祝小民长得精悍,大眼迷人。

 

留在大事件边上/他们的变化


编译/崔晓丽


1989年,库特·马祖尔成为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已经有四分之一个世纪。


马祖尔做出了一个关键性的决定——也许是所有事件中最有决定性的一个姿势——打开了布商大厦的大门,放进了示威者们,进行了东德有史以来第一个公开的政治辩论。难道他不害怕可能出现的后果吗?


打开大门,不仅敲响了东德的丧钟,也把马祖尔推向了前台。在德国,他的名字广为传颂,一度成为总统候选人。在国外,他也突然成为魅力明星。1991年,他被邀请成为纽约爱乐乐团的音乐总监:一份每年五个月的合同,允许他继续执掌布商大厦,并提供了非常优厚的兼职薪水——70万美元。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