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属于自己就好


文/本刊记者 张策

图/徐星


1488510355308026108.png


几个月以前,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尤根·博斯在北京告诉我,他个人最喜欢的中国作家是徐星,“因为从他的作品里,西方人可以知道中国现在真实的样子”……


徐星:因为中国的地位确实越来越高,在西方的媒体报道里面也越来越多,媒体的关注率很高,但都是谈经济、谈政治、谈社会生活,西方人自然也想看到文学作品里的中国,可惜这样的机会对他们来说太少了。


中国的大部分作家不写当代,他们写过去、写民国,他们逃避现实。当然这种逃避也给他们带来一定利益,生活富足、赚很多钱之类,但我觉得这样的创作和艺术的本质是背道而驰了。


我的书在一定程度上受欢迎,主要原因,可能就是能从我的小说、我的故事里看到今天的中国。当然,从技巧上讲,我觉得我的故事挺幽默的,大家看了觉得可笑,觉得好玩,这也是一个原因。 ……


交谈中,他偶尔用烟丝卷一根烟抽,烟丝是他从欧洲抽剩下带回来的,因为在那里他抽不起一包5.2欧元的香烟。


采访结束后,在我的要求下,他坐到钢琴前弹了一首小练习曲和一首圣诞歌,听得出他的KAWAI钢琴已经很久没有调过音了。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