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岛 项目合作

分享



“不贪心就会得到自由,得到自由就会清醒自己要选择什么”


叶锦添仍然很忙,忙到常常在车上打个瞌睡就算是解乏了。


9月初,在旧金山新排的英语歌剧《红楼梦》,9月底在英国上演的新版芭蕾舞《吉赛尔》。折返于世界的多个地点,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的个人艺术大展“流形”也在上海筹备展出。


1483413294889058427.jpg


叶锦添被公众熟知,是因为《卧虎藏龙》《大明宫词》《胭脂扣》等影视作品,但除了这些影视美术、服装设计,在剧场舞台,他也创作了很多经典作品。此外,他还一直在写作、画画、摄影,多次举办个人艺术展。近年来,通过作品Lili,他继续打破创作边界,把雕塑、服装、装置、摄影、video等形式汇于一体。


1483282239611082565.png


“我觉得一定要找一种方法去改变,(如果)你还是在维护自己以前的,把以前美化,就是你没那么好,你也没有那么努力……”他对Lens说。他一直在改变,但人们总是能认出他的作品来。


最近几个月,Lens跟随叶锦添辗转多地,深入他的工作场景,进行了多场对话,将会推出一支纪录片《行走在时间中的人》。


1483020546134043545.jpg


在片中,他谈到了自己对于东西方文化和创新的思考。 


多年前,叶锦添曾经提出新东方主义,他说,“这个 ‘东方’可能不是地理上的东方,我讲的‘东方’是等于没有方向,就是有别于西方的另外一个东西,另外一个角度。因为现在西方建立的世界我们很清楚了,它很成熟了,它其实也开始遇到困难,我也在学习在找寻。”


1483020585007033845.jpg


他一直在追求“新”,但这个“新”,“一定是跟以前有关的。如果跟其他东西没关的‘新’是很薄的,非常薄的。 就没有力量了。” 


而且,“新”跟“传统”,在他的世界里是没有分别的。“无论什么事情,什么时代,其实都是有一个点, 我的时间观,简单讲,就是一个无形的中心……”


1483020620194021973.jpg


在这个纪录片里,叶锦添说他展现的是自己最真的一面,因为这样他才会轻松。“当你每次把最真的一面讲出来之后,就会很舒服,像洗了一个澡的感觉。”他对Lens说。“跟最纯的东西在一起”,也是他穿透所有创作,能够不断创新的窍门所在。


1483282257975064563.png


“创新就是越来越接近靶心,但是靶心也会变,每个时代它都有一个力量的中心。你接近一个东西,你就要能跳脱那些干扰,艺术家就是干这个事情的……”


1483020789272082772.jpg


叶锦添年轻时曾经有过一段欧洲之旅,就是靠在火车、废旧房子里过夜的方式,贪婪地汲取文艺复兴等时代的艺术。除了中国文化,欧洲是对他影响最深的地方,“我的中西合璧是这样来的。”


1483020831739038049.jpg


时至今日,他仍然会想要与最顶尖的艺术过招,比如这次在伦敦有两部作品上演,他说,“全世界最强的服装设计,应该都在伦敦,我们来到这边就是交手啊……”另一方面,他又是自由而自然的,“我就像水一样,左边倾斜我就流到右边,右边倾斜我就流到左边。不一定要往哪个方向流,真正的自然状态。”


1483282274399021088.png


就像当华语电影的虚火很旺,但大家心态浮躁时,他反而跳开了。“现在经济发展得太旺盛,好像所有东西都跟经济有关。这个是我比较不接受的,就等于是艺术家跟经济很有关系。这种都是之后他们就会有危险”。


“你觉得不对的东西就不要贪心,你不贪心就会得到自由,得到自由你就会清清醒醒选择自己做什么,不会做了然后后悔。”他说。


1483282286682075356.png


叶锦添和日本服装设计师山本耀司彼此欣赏,他说,“我们都是在时间里面行走的人,你一直往前走的时候,不会看那么多不重要的东西。就会跟你什么都想八卦一下的人不一样,因为八卦也需要时间。”


他们都是保持着有能量在身上的那种感觉,所以,都是停不下来的人,“每个人一定要找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来填满的”,“你一直往前走的时候,不会看那么多不重要的东西;你只看到前面,不会再计较那些中间的东西……”


更多这种穿透性的对话,请等待12月28日 Lens 即将推出的纪录片。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