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岛 人物·大师

分享



“我能想到的最大冒险,就是和你一起养个孩子”


对于“什么是男人”,乔汉·巴夫曼的理解和别人有点不一样。


那是四年半前,这个瑞典男人即将当爸爸,和朋友喝酒时,他说自己准备休9个月的育婴假。当时,朋友的酒杯差点儿掉了。


“什么?!”——他们大叫道,就好像乔汉说他要去玩儿过家家游戏。


这样的反应也能理解:过去,乔汉一直是一帮朋友中那个最自由的灵魂。坦桑尼亚、厄瓜多尔、乌干达,他经常出入的地方总是带着危险色彩。


如今这个硬汉要回去抱孩子了?!


blob.png


33岁那年,乔汉回家做了一名“全职爸爸”,这是他和儿子维戈的合照


实际上,瑞典是世界上男女平等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而且,是政府用政策促成了这个结果。


瑞典从1974年设立育婴假,但在随后的20年里,只有 0.5% 的父亲选择了休假,而且,他们还被揶揄为“天鹅绒爸爸”,暗示着他们丢脸地丧失了男人味。


于是,1995年,瑞典政府提出了“父亲份额”的概念:家庭全部育婴假中的一个月必须由父亲休,如果放弃,家庭休假总数将减少一个月。到了 2002 年,“父亲份额”增加到了两个月,2016年进而增加到3个月。


1483019170287024700.jpg


这种政策,导致瑞典社会对于“父亲”和“男性”的定义也发生了变化。


在瑞典女性杂志中,排名前十的“魅力男性特点”早已不是原来的鲁莽、粗糙,而被体贴、温柔取而代之一。


孩子们的成长记忆里有了更多和父亲有关的感性画面。


1483019212767092049.jpg


乔汉的父亲就是瑞典第一代休育婴假的先锋。


“他花了许多时间陪伴我,我尤其记得和他一起去划独木舟的时光,那就像我俩之间的小小冒险……从小我就觉得,父亲在你面前流露感情,甚至哭泣,都是很自然的事情。”乔汉回忆说。


有了孩子后,乔汉自然也想和他们建立起只有彼此才懂的语言:“维戈小时候很喜欢几首歌,还喜欢被我抱着在床上跳来跳去......我们俩像在一起做小试验,孩子的感受每天都在变,需要不断寻找方法安抚他。每次试验成功,所带来的幸福感就会让我继续前进。”


1483019243099076100.jpg


但事情并非一开始就这么顺利。


乔汉还记得妻子刚刚结束育婴假去上班的那段日子。“一天都在忙乱中度过。我不是在换尿布,就是在做饭。等孩子睡着了,就要赶快冲去洗衣服。原来我以为还能抽空读读书——结果 9 个月中,我屁股几乎都没挨到沙发上过。”他说。


育婴假不仅意味着照顾孩子,还意味着承担起全部家务。


与劳累相伴的还有情绪上的冲击。“首先要学会耐心,”乔汉说,“但仍常会感到压力、愤怒、沮丧以及无聊。”


很多父亲都在休假前对育儿有着浪漫的想象,真正待在家里后,很快就接到了教训。


1483514496161062728.png


Murat Saglamoglu,34岁,艺术项目负责人,为照看孩子Oskar休了8个月育婴假


正是出于父亲的这份“笨拙”,许多母亲并不信任将育儿的责任交给另一半。


“只要孩子有点儿响动,她就立刻冲上来,根本不允许我插手。”一位父亲抱怨道。


许多父亲坦言,即使在家,他们也并非育儿责任的首要承担者——母亲的事无巨细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是不插手为妙。一些母亲甚至对休假的伴侣冷嘲热讽,说他们“不过多了一段悠闲时光”,“他回去上班的那一天,我才真是松了一口气”。


blob.png


Johan Ekengard,38岁,产品设计师,照顾三个孩子的过程中,他都和伴侣平分了育婴假


乔汉将这称为“来自家庭内部的一种武断”。“除了能否哺乳,我不觉得父母在照顾孩子方面有什么天赋之分。”他说,“能不能照顾好孩子,完全取决于你花了多少时间陪他。”


一些社会学家也认为,“男擅于主外,女擅于主内”是种刻板印象。美国俄勒冈大学社会学教授斯科特·科尔特兰就提出,“通过与孩子的交流,父亲开始变成敏感、关爱的抚育者,性别的社会含义也开始在家庭中瓦解”。


1483019339217006470.jpg


对于乔汉这种自由职业的白领阶层来说,休育儿假虽然“艰苦”,但并不存在太大障碍。而对于许多在传统行业工作的男性来说,一旦休假,未来在公司中的地位、长久营造起来的领导权威是否还能保住,就真的要另当别论。


不过,和乔汉一样,许多瑞典父亲现在已经拒绝再被排斥在家庭之外,与从工作中获取人生大部分成就感的长辈不同,他们希望通过营造亲密的家庭关系,补全男子气概中一直以来遗失的那一部分。


一位叫乔纳斯的父亲所说的话,可能能代表大多数人的心声:“我从事的工作非常容易让人变得以自我为中心,大家相信人生不过就是由工作中或好或坏的表现来定义的。许多没孩子的同事回家还想着怎么改善工作,而我一推开家门,就有两个小孩儿飞奔过来,急着和我分享一天的所见所闻。我真的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更完整的人,更快乐,情感也更丰富了。”




文 / 胡阳潇潇

部分图片由摄影师提供,其他图文版权为“Lens·重逢岛”所有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