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岛 人物·大师

分享



去做梦,去实现!



山本耀司的话有时听上去很刻薄,但大家还是喜欢传播,因为他有那种刺痛你一下的力量,关于你熟悉的人,甚至你自己。


他反感权力,质疑权威,挑战主流的时尚规则。近年来,他的很多话,都是说给日本年轻人听的,但放到中国年轻人,乃至其他人群身上,一样见血。


他觉得这些年轻人反而更保守了:他们更依赖名牌、名校等等来包装自己,花着父母的钱,卖弄着自以为是的性感,“轻浮”又“牛逼哄哄”。这些人失去了想要费劲得到好东西的憧憬,失去了冒险的勇气,也缺少动手的能力。他们索取比努力多,说梦想比行动多。也有不少人仍然辛苦,每天急匆匆地忙碌着,但同样失去了思考和质疑的能力,只是随波逐流,等待别人来指导和喂饱自己,而没有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品味和想法。


比如,他说:


那种被称为“大小姐”的……我不认为那样的女孩子可以被称作“女人”。是笨蛋。被惯坏了,觉得自己年轻就是很了不起,年轻又好看所以想要诱惑(别人)。从表情就能看出来。过了25岁之后的女性,就被她们侮辱性地叫被“阿姨”。那个居然被允许。日本的男人们把这种女人称作“fresh meat”,称作“性感”、“可爱”什么的,讨好奉承。


1.png


Y's 2001-2002秋冬装品牌图册


十五岁之后就只知道吃喝玩乐,那之后怎么办啊?转眼之间,人就会老了啊。


2.png


Yohji Yamamoto 2002春夏装品牌图册


年轻人……重点是打扮得像个有钱人就好的风潮,真的是恶趣味呢……甚至靠着父母的援助生活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都毫不怀疑地把这种“高级”时尚、老早以前的古老的品牌统统买回去。这已经是社会性的病态了吧。


3.png


不工作的孩子穿着比父母贵的衣服,还把父母当傻瓜一样、一点都不感恩的人在增加。


4.png


Yohji Yamamoto 1998-1999秋冬女装品牌图册


以前日本大和民族应该是一个有分寸节度的民族。有自己的美学,有自己的原则。但是现在看看周围,尽是孩子做什么都不生气、都能原谅他们的大人。


5.png


Y's 2001-2002秋冬装品牌图册


这些话乍听上去,有点像倚老卖老,但如果深入山本耀司的人生中去,就能发现这些话背后的深意。


要知道,和很多日本老人一样,他仍然奔波在工作的一线。在同事的眼中,他是一个孩子,但才华横溢,又有威严——因为他的才华和意志力而有威严。


6.png


《目客:山本耀司》中,他和 Lens 聊起了上世纪60年代,当日本学生在忙着做反抗运动时,同样是学生的他却只是个旁观者。因为他觉得那样(抗议)并不够。“要做反抗运动的话,应该用一生去做。”他对 Lens 说。


7.png


“所谓前卫就是站在边缘。这很危险呢。不过,边缘同时也是积累了各种能量的地方。比如河流边缘,营养元素丰富,植物生长旺盛。”他说。


他想带年轻人去到边缘处旅游。但现在的年轻人,“什么都是半吊子。生活很安全、表现很偏执古怪。有时候会想对他们说‘别犯傻了!’”。


8.png


Lens 问山本耀司对年轻人有什么建议,他说了两个:


“一定要走出去,到世界上闯荡”

“不要只用头脑学习。要训练。”


他还说过一句狠话:“明明连狗都是要训练的!”


9.png


至于他自己,四十多岁时还每周五天坚持练习空手道。他说,最奇妙的变化就是身体会先于大脑做出反应,这是反复训练的结果:“创作活动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从努力并集中精神观察开始的。(仅从)知识的领域出发,是不会有创造力的。”


10.png


蜷川幸雄是一位剧场导演。他说,“我喜欢当人们只穿黑色时的简洁、纯净感”。


有趣的是,几位日本不同领域的名家,在晚年都曾激烈地批评过年轻人。背景和理由不尽相同,但细思下来,都不失醍醐灌顶。


首当其冲的是黑泽明。很多年轻人曾登门拜访,请教他成为导演的窍门。他说,“如果你真想拍电影,那就去写剧本,你只需要纸和铅笔……但他们还是不会去写,他们发现写作太苦了。”“只要放弃一次,就全完了,因为这成了习惯,一旦遇到困难他们就会放弃。”


12.png

12.png


“此外,今天的年轻人不读书,我不认为他们中有人广泛阅读过俄罗斯文学,重要的是,他们至少要读些书”。黑泽明说,“记忆是你的创造之源,你不可能无中生有,无论它是来自阅读,还是来自你自己的亲身体验,你脑子里有东西,才可能去创造。”


黑泽明还批评日本年轻人缺少与外界交流的愿望。Lens 专访导演筱田正浩时,他也认同这一点,“像日本这样舒服的国家很少,他们不愿意出去……但毫无疑问,亚洲这些国家如果不对外交流,只局限于在国内,是不会产生什么新东西的。”


11.png


刊登筱山纪信作品的2012年10月号Lens。筱山纪信的作品还可看之前的推送:“少女真是怎么拍都好看”


摄影家筱山纪信也对 Lens 回应过年轻摄影师批评他们垄断了机会的说法,他说“年轻人应该自己开拓自己的天地,不应该怪罪到老一辈人的身上。我之所以成为我,是因为我之前的经历积累。” 



12.png


山本耀司初登巴黎时装周的岁月


山本耀司也说,最重要的是要有那种认定自己无法避免、不这样就无法生存下去的生活方式。


“认定我只能摆弄别人的头发,只能把别人的脸化得很漂亮……抱着这就是我的生活的心情,在遥远的将来,‘创作’这个词就成立了。”


在他看来,创作可以从非常个人的理由开始,当你的个人世界和时代的要求碰上了,就意味着被认可了。而且,他并不关心那个时代会不会到来:“如果你问我对于创作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我认为答案只有一个‘你的工作就是你的生命’。”


“当我在看其他设计师的展示会时,最感动的不是衣服新不新。”山本耀司说,“会让人感动的地方在于, 当你看他们高浓度的展示时,你可以感觉到他们仿佛把自己生存方式都融入到这个舞台上。你会不由自主地感觉到,‘啊,实在太有文学气息了’。只关注流行的展示,看了也没什么感觉。可是当在展示中加入‘如果创造不出这个就只有死’这样的压迫感的时候,就会一下子被影响到。”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