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岛 人物·大师

分享




电影《你好,之华》以一场葬礼开场。它和岩井俊二最初设想的不太一样。


“在日本,葬礼仪式一般要两个小时,整体要花一天时间,但在中国非常迅速就结束了……”


还有像“比逝者年长的人不参加葬礼”,这种风俗的差异让他吃惊,也觉得新鲜。



岩井俊二接受Lens的专访


还比如电影里有一场之华和侄子坐在一起、一种类似母子的场景:


“距离非常近,在日本人看来,这个距离就有些微妙。”


岩井俊二很善于发现和把握这些细腻的情感。

他写的很多故事,也都有自己的痕迹。


《四月物语》剧照


虽然不一定是真的发生过。像岩井俊二的高中就过得很是沉闷、无聊,他不得不在想象世界里寻找乐趣,但也给后来那些让人印象深刻的青春故事埋下了伏笔。


他曾经写: “青春期的初恋不会成功。我们通过观看《两小无猜》治愈了这份心痛。 ”


不少人则通过他的《情书》《四月物语》《花与爱丽丝》《燕尾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那样的电影,治愈了类似的心痛。


《被遗忘的新娘》剧照


在新片《你好,之华》里,一样有他自己生活的影子,只是更多切换回了成年人世界。


他在秦昊饰演的作家身上投射了自己。因为如果没有成为导演,可能就会是那个样子。


而在胡歌扮演的有点暗黑的角色身上,他说是代表了“身为创作者的自己隐藏在内心中的黑暗面。”


胡歌和岩井俊二。胡歌这次演了一个抛下重磅信息后就迅速退场的人

 

他在影片中讲述了几个成年人的感情,和他们中学时的“恋爱”。


在他看来,电影里描述的,“与其说是成年人的恋情,倒不如说是处在人际关系中的内心感受,而青少年这边呢,则是一种还无法完全称之为恋爱的心情……”


很多年前,他在一篇专栏文章里设想过回到中学时候:“有这种想法的人想必不少吧。但要是真的实现了会怎样呢?如今自己已是不顾颜面的大人,却又变成中学生,再回到那时的教室里,会怎样?”


《你好,之华》里,他让秦昊这个化身,在已然败落的校园里走了一遭……


秦昊出演了一个不太成功的作家。在他看来,岩井俊二的电影都是关于青春和现实之间的故事。


在一部影片里,从编剧、导演,到摄影、剪辑、音乐,乃至商务、制片等等,岩井俊二都参与过。他说就是喜欢自己动手做东西。


他常常自己扛着一台摄像机,自己去调试灯光,去摆弄墙上的挂饰……


“做一些小发明是十分有意思的”,他说,“比如找到能够快速做出铁锈的方法,发明在拍沙滩戏时不留脚印的鞋子。”


“我会做很多突然想到的事情,然后跑来跑去……通过不断尝试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岩井俊二在拍摄现场


他很珍惜电影片场的魔力。


他电影里很多精彩的段落,比如苍井优在《花与爱丽丝》中那段独舞的镜头,在Lens拍摄的短片里,他说道:“与其说是事先就想好的,不如说是在片场边排练边思考出来的。”



《花与爱丽丝》剧照



拍摄《情书》时,则是在10月到11月,北海道的小樽其实还很少下雪。


但每当他们设定必须有雪景的前一天晚上,天气就开始下雪。


到了第四次,他们都有点害怕了,说如果再应验,就成了“AKQJ10同花顺”了。


大家提心吊胆等到第二天——又下雪了。


所以,电影中有句台词:“藤井树AKQJ10同花顺”,也是在纪念这种在现场和偶然相遇的心情。


电影《情书》


他一直有很多种类型的电影想拍,比如怪兽电影,像哥斯拉或吸血鬼那样的。


年少的时候,他看了那样的故事,吓得睡不着,蜷缩在被窝中,担心着地球会被毁灭。


这是电影最早带给他的魔力。


他做过不少这方面的计划,但都没有实现。


“所以,能创作这么多以青春故事为主题的作品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吧”。他对Lens说道。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剧照


除了拍摄电影,他还一直在写小说,做音乐,和乐队巡回演出。


“我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不赚什么钱,很多都是非常普通的、日常的东西。这大概是我的本质。”


拍电影是一个很烧钱的工作,所以,当上职业导演后,“节约”就经常是在他脑海中盘旋的概念,但也会感觉到失去了学生时代的那种自由任性。


所以,他要让自己找到享受创造作品的那种感觉,他说年轻的时候,甚至怀着那种“这部电影拍不好不如去死”的心情去工作。


如今,参与了很多帮助年轻人成长的项目后,他说自己也最希望在他们身上看到那种“非做这件事不可”的决心。


陈可辛评价说,“岩井导演身上有种小孩般的天真……同时,他自己去掌控自己的命运。”


 

Lens:你以前说过,“人是越长大越向往单纯”,这个“单纯”是指什么?

岩井俊二:孩子与成人所向往的单纯是有些不同的。孩子们心中的单纯是带有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对立性明显,且热情洋溢的特点。与此相比,成人所追求的单纯是基于某种平衡和协调后产生的,带有调和性的特点。

 


Lens:之华的情感世界里,有婚姻的安全感,也有对少年恋情的留恋,这种平衡杆更多她性格带来的,还是因为年龄的成熟度?

岩井俊二:之华这个人物性格既受年龄影响,也受环境影响。我认为之华的角色设定和《花与爱丽丝》中花这一人物形象有些相似之处,比如她们都会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谎话,一些让人觉得可爱的谎话。



岩井说,周迅演的之华是和“花”一类的女孩

 

Lens:您今天看起来有些疲惫,有点严肃,平时会怎么放松自己?

岩井俊二:来中国以后会做按摩放松自己。

在经常睡眠不足,如果有2个小时空闲的话,会睡一会儿,或者做个按摩就相当于补觉了。作息完全没有规律。晚上开始写作,有时写着写着天就亮了。这对身体非常不好。



Lens:从大学时就开始一直保持这样的作息吗?

岩井俊二:是的,一直到现在没怎么变过。


 

Lens:从来没有有感到特别疲惫,想要慢下来吗?

岩井俊二:每天很忙,会很疲劳,想稍微休息一下,但也仅此而已,并没有出现过对人生或是对生活感到疲惫的情况。



Lens:拍电影,写小说,做音乐,这些不同的工作对你有什么不同的意义?

岩井俊二:这些工作都是我发自内心喜欢做的,无论进入哪种工作模式,都能够集中注意力,在工作的世界里享受快乐。



 

Lens:刚入行的时候,有感受到来自前辈导演那种工作方式给您带来的压力吗?

岩井俊二:刚进入这个行业时,我是剧组里面最年轻的,所以谁讲话我都要听从,大家也不信任我。那时自己做事也比较随性马虎,经常忘记拍摄的日程安排,常会有电话打来质问我“到底在干什么”。我询问对方“有什么事情”,对方说“今天安排了拍摄啊”。然后我才瞬间想起来原来今天有拍摄工作。

当时工作人员都非常粗暴,但因为我提前做了很多准备,最终也没有很害怕。我记得那时还有工作人员会拿起那种铁制电池,朝你扔过来。也有直接打人的。我看过很多前辈欺负晚辈的情况。

我也没有办法改变他们,所以我每天都带着即使被打也要坚持做下去的决心去片场的。

在拍摄现场,很多事情进展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般一帆风顺。我在拍摄现场有时也会忍不住生气发火。

就在前段时间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在拍摄现场有一位工作人员倒在地上,需要马上叫救护车,但是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情,对此置之不顾。等我发这件事的时候,就大发雷霆,“你们到底在干什么?马上去叫救护车。”



 

Lens:你这些年参与了很多培养年轻人的项目,你更看重培养他们身上的哪些能力?

岩井俊二:我更希望看到年轻人有非做这件事不可的决心。比起那种做了3年就转行的人。我觉得20年后还在坚持做着同一件事情的人更好。



Lens:你在大学时想当漫画家,就休学去学画画,想做动画,就到美国去学了几年,你是发现自己的兴趣之后,就不怕付出代价吗?

岩井俊二:为了更好地把事或物拍到电影里,衡量判断事物的标准越多越好,因此我想弄明白人类本应有的状态、人类的生存方式等等问题。如果缺少这些方面的知识储备和理解,创作出来的就可能会偏颇。

当然,刚开始我可能也无法理解这些问题,但是坚持去做,往往在某个时刻会突然茅塞顿开。这样,我心中又多了一个对事物判断的标准。

无论当年去美国时练习讲英语,还是现在来了中国以后学习讲中文,刚开始很难理解为什么可以那么用,因为我们在刚开始接触新事物时,大脑可能还拒绝理解它们,但是,当我们一直处在某个环境中或是坚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慢慢地就可以认识、理解并掌握这些新事物。

我非常喜欢解锁新事物的感觉。


  


更多对话内容,请看开篇视频


视频和文字版权为“Lens·重逢岛”所有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13261162161‬ (021)5298 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朝阳区广渠东路1号 创1958园区4-12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