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岛 人物·大师

分享




黑川雅之被问起和著名日本设计师黑川纪章的关系时,他的回答面无表情,言简意赅:“他是我哥哥,我们没怎么交流过,他总是和自己的朋友一起玩”。


“那些朋友”就是建筑师丹下健三手底下的门生们:槙文彦、矶崎新、谷口吉生等人,黑川纪章和他们一起是日本建筑设计中的“新陈代谢派”,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而黑川雅之虽然也有一些建筑设计,但他走上了一条不同的路。他专注于工业产品的设计,被称为日本设计界的“达芬奇”。





兄弟二人虽然都是设计师,但那种疏离感,似乎依然浸透在亲情中。“其实,男人之间就是敌手,就是对手关系”,黑川雅之这样对Lens说道。


采访中,他的话语里总是充满了极端味道:“人就是要一直学习探索,直到死为止。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日常茶饭事。” 


听说,在我们开始拍摄采访的前一小时,他还在酒店绘制自己的设计草图。


“物这个东西,在本质上就是充满着能量。”



每天,我们都与物件打交道,用皮肤去触碰、嗅闻的过程中,那种只属于当下的感觉,会存留在我们内心深处。“就像婴儿时期用舌头去舔东西来理解周围世界一样”,黑川雅之说。他在设计中之所以重视材料的选择,就是想要唤醒人们在现代社会当中已经钝化的感官,去唤回人们感官中的野性。


IRONY-OHM 

茶壶的壶盖把手等的制作都出自匠人之手,设计由黑川完成。

体现了传统手工艺和现代设计的融合


铸铁表面形成的颗粒状表面,其实是铸铁本身在制造过程中的产物。铁矿石在大地中、在炼炉中、在模具中的独特记忆都能接触到,也给使用器皿的人带来一种独特感受。



在白盒子美术馆的黑川雅之《坐忘》展中,

摆放在展架上的铸铁茶壶



“物”本身的伟大之处被黑川进行了最大程度的放大。


他认为许多西方艺术家不懂“物”本身的重要性。在西方艺术中,最重要的元素不是“物”,而是“空间”。特别在教堂建筑当中,用壁画去填充空间的例子屡见不鲜。



梵蒂冈西斯廷教堂天顶著名的壁画


黑川认为,“物”本身就在释放一种“能量”,它周围充满着一种东西,即便看起来空无一物,但这种空白其实代表了另一种空间。


“在东方,佛和神的存在都不会用‘空间’来表现,而是用榻榻米,或一把刀剑,或用我们所处的这个场所来表达。”黑川说。



v

黑川雅之设计的瓷器,白色的瓷器给人一种清洁的感觉,

同时也会让人产生无限遐想。


黑川雅之始终试着追求“物”的本质。他说自己在设计时总会将一些繁杂和冗余的部分去掉,以保持物件原本“本真”的样子。


极致的简洁会不会过于冷淡?



最近,国人给极简风的设计戴上了“性冷淡”的帽子,虽然和“性”无关,但简洁的风格让一些人感觉“太没有人情味”。黑川雅之对此的回应非常直接:


“我还是很难想象有人会说日本的一些设计会“冷淡”,日本的设计美学是非常具有人情味和人性温暖的,非常朴素地展现出了人性的真实世界。如果去追溯的话,这是从中国传来的禅的思想,这种在东亚共通的美学理念,在日本是被发扬光大了的”,他说。


“我觉得如果有人会认为它太冷淡,没有人情味的话,那这种人肯定是没有审美的人。”


黑川设计的手表 CHAOS

表壳使用钛制成,它有一大一小两个表盘,大的表盘上有一个圆形镂空窗,白天显示黄色,晚上显示灰色。两个表盘可以分别设定两个时区的时间,黑川说这件产品可在想念海外朋友时佩戴,具有特殊的情感含义。


黑川最近几年经常来往于中日两国间,对比中,他对中国有不少槽要吐:


“为什么一个建筑建起来的时候那么美,结果之后就变得那么丑,肯定没有打扫卫生!”

“买了一辆新车,空置了一个月,就变得超级脏,明明每天打扫会干净,为什么不洗车?”

“周围的环境如果是一个安静的餐厅,打电话一般人会小声或者直接出去。但中国人却会平心静气地在房间里高谈阔论,大声讲话。”



这些吐槽的背后其实是黑川压制对社会本身深刻思考。“即使你看不见整体,也能通过观察周围而保持动态的平衡”,在自己的著作中,黑川曾这样写道。他认为从社会的角度来讲,在任何场合,人们互相的体谅,以及对他人的感受和体察,是一个成熟社会存在的要素。“在我看来这一要素在中国还是比较缺乏的。”


“积极思考让我幸福”



作为设计师,不仅仅需要一套自己独特的设计语言,还需要对围绕着设计展开的社会、人性等诸多要素进行深刻地探究和理解。



黑川雅之很反感将工作和自己的生活切割开来。今年80岁的他依然在思考自己整天“设计来设计去”的意义在哪里。“这个世界总是要求我们去思考并得出一个结论。但我觉得也可以来一点游戏精神,就像听爵士乐的那种感觉,就是一种自由的感觉。”


黑川雅之设计的室内灯饰


他说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现在工作反而成了一种“游戏”,一种自己喜欢的游戏。别人总是劝他放松一下,他照做了,但是他不觉得那是放松,“这只是我日常生活的一幕而已,工作从早到晚,除了吃饭睡觉,我就是在“玩”。这个“玩”这就是我的工作。”


“世界上只有两类人,一类是抱怨自己不幸,一类是觉得自己很幸福。所以,重要的是自己怎么去想,我认为就是要积极思考(positive thinking),避免消极思考,这样一来,每个人都会很幸福的。



——————

服装鸣谢:单农


文 / 郑国兵   

视频和文字版权为“Lens·重逢岛”所有

除视频截图外的图片资料由采访对象提供

——————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