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滑动查看更多<<


制出这些器皿的是两个“无名之辈”。关于自我介绍,他们这样说:“我们没什么好自我推荐的,想让器物自己说话。”


他们是一对夫妻,2009年弃了城搬到山里,开始烧窑,把自己藏在窑火后面,一晃十年。


入山之前,妻子石头青曾去找陶瓷老师学习龙泉青瓷的制作。之后丈夫王风见到了石头青的第一件作品,无丝毫女生作品中常见的甜和媚,而是非常开阔大气,当即决定:入山烧窑这件事,可以。



最开始他们烧气窑,但很快便发现柴烧的好处,于是二人参照古法建造了自己的柴窑。


柴烧,顾名思义,以柴为燃料,不加匣钵,素胎祼烧,落灰成釉。柴烧是一种媒介,一种烧制陶瓷的方法,不同的人投身其中,因缘各异,也会投射出不同的方法和结果。


有些柴烧职人追求落灰与火痕造成的偶然效果,或者追求粗粝随意,不修不整的质感面貌,“他们以为那就是柴烧”,石头青说,“其实远远不够。”


制陶期间,对陶瓷的理解,得到的各种影响与参照,会在人与器物之间,在器物与火之间,慢慢地长出具体的形状。在风和青的工作间里,常散落着一些红山文化和夏家店文化的古陶器,这是王风买回来的学习资料,“这些都是不说话的老师”,石头青说。


王风曾聊起一位他喜欢的陶艺家——加守田章二,那也是位孤独者,他的陶艺如北方大地般寂寞而美丽,其作品将生命的宽阔与温情淋漓呈现,那或许也是王风对柴烧的内心追求。


加守田章二先生


对风和青来说,从揉泥、拉坯、修坯、满窑、烧窑,每一个环节都意味着要不断地剔除多余的想法,剔除头脑中因创作欲而生出的既定画面,尽量让手中的器物一点一点贴合自己的内心。


风青窑的每件器物都没有一个外在的标准,风和青会在每一个可控环节做到尽善,之后瓷胎入窑,点火,投柴,一点点升温,然后等待。使每一件器物在入窑之前就让自己爱不释手,是一个内心的衡量准则。“安定的心往往会带来好的结果”,这已是王风烧窑几年后得到的体悟。



在窑炉中,几天几夜的烈火之中,充满了偶然性,窑温的细微变化和投柴的方式种类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窑火和落灰使每一件作品充满了未知。偶然性使人心怀期待,也让人不安,王风说最初烧窑十分紧张,总担心烧坏,后来干脆抱定必然烧坏的念头,“往坏了烧”似乎是一种奋不顾身的勇敢,却又昭示着无可奈何的放下与臣服。


图片来自石头青


烧窑没有外在的价值和标准真正可兹参照,生活同样没有,“之所以来山里就想活出自己,就是来认识自己”,石头青说,“烧窑之后我发现不管做多少,其实都只完成了一部分。我会不知所措,会怀疑我的灵感是用不上的,这个时候要全力以赴,再全力以赴,一直做到把所有的过往都给忘了才行。那个时候其实就是头脑,第一个瞬间就是心。”


“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它就是莫名其妙的,它会在那个安静的时候出现,当你真正安静,并敢于安静的时候,就是敢于把所有的恐惧放下来了。那一瞬间你反倒开始就像树一样往下扎,往外生长的是别人可见的,但是往内扎根的只有树知道。


正是在这不断地燃烧之中,他们调试着身心,一点一点地认清真正的自己。


风青养的一猫一狗


窑温达到1200度以上的时候,王风会不时打开观火口查看一下,那时坯胎在里面呈现接近透明的琉璃色,“像个婴儿”。


目前风青窑大概每半年烧成一窑,作品大多被朋友买走。被买走的作品,成长性惊人,在朋友处再见到自己的作品时王风往往已经认不太出,他会惊叹它们已经被养得没有出窑时的火气,变得更加温柔内敛,在使用中变得更有内涵。


也有一开窑就让人震惊的时候,王风曾对着一个烧得很猛的大瓶子感叹:太厉害了。他给这猛士起名“亡命之徒”。后来和青吵架,青摔了个小杯子,王风一怒一下把“亡命之徒”摔了粉碎,“亡命之徒”就此亡命。然后,两人再也没吵过架。王风感慨:看来叫这么厉害的名字不好养,以后再有“亡命之徒”,不如起名叫狗蛋儿。


风青窑的器物,已经跟随着朋友们生活于世界各处。一个在德国开店的朋友转告王风,有位德国女孩非常喜欢王风做的一件小钵,反复来看,后来在博物馆暑期打工赚钱,终于买得这件心爱之物,并请这位朋友拍了她捧着小钵的照片发给王风,表达欣喜和感谢。这些细微让风和青更感动于人与人之间那样简单而复杂的遇见,它更像一件礼物,是对他们烧窑这件事一种额外的奖赏。


2018年,石头青的侄女平平也加入了风青窑,平平沉默少言,但上手极快,偶尔烤个面包也堪称人间美味。对于风和青,这似乎又是生活无意中的礼物。


回到2013年夏天,那时王风曾写下了几段他对柴烧的理解,没有什么比王风这些话更准确地呈现他们和柴烧之间的关系:



有朋友对我说:“我没有看出它有多好”。


是,我也一样,它跟所谓的好没有关系,我只是感动它的不掩饰,它似乎也不渴望有多好,只是安静的做自己,独立在那里。


在窑炉里,不论是浓烟还是烈火,它们也只能在它的所在,无法逃离,成器成灰对于它们自身根本不是问题,就这样寂静的,缓慢的融入到火焰里,随着温度的退去,呈现着清冷孤寂。


关于烧窑这件事,我没有一刻弄懂过,那些术语非常的陌生,只是喜欢这种竭尽全力的感觉,那种你不再渴望着目标,只是无声的与它共舞,没了渴望与期待,接受着这个境遇,接受着自己!在失去了着落的那一刻,得见这自由之舞,或许我们自认为的残缺之处,恰好是连接那无尽的生命之门!


是! 在这无尽的生命面前,我遗失了主意,省去了挣扎,看着那曾经一腔的表白,就这样淡淡的退去,如同山野之花,或荣或枯,散尽了粉饰。



<<滑动查看更多<<



本月,王风和石头青将携手Lens,举办柴烧作品展,分享瓷器的故事和人生的态度。




【无名之辈:风青窑十年】

柴烧作品展

Lens Space


陶艺家:王风、韩青、平平

策展人:宇宙山 陈政


开幕时间:2019年1月12日 15:00

展览时间:2019年1月12日-1月19日


展览空间:Lens Space,北京朝阳区广渠东路1号创1958园区4-12


**展览需要预约,请扫描海报二维码

或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报名。**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13261162161‬ (021)5298 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朝阳区广渠东路1号 创1958园区4-12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