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被煤矿改变


  • 文/本刊记者 鄢建彪

  • 图说/本刊记者 黄盈盈

  • 摄影/卢广



6月,在夏天到来之前,锡林郭勒草原上的牧民们开始忙着给自家的羊群剪羊毛。今年,这片草原上居住的十几户牧民格外忙碌,他们已经接到6月初之内必须全部搬离这里的最后通牒。


这片草原自今年3月被征用,作为白音华煤矿3号矿的排土场,短短的两个月间,眼前已经堆起了20多米高的土石山,并且在毫不留情地逼近这户牧民的羊舍。


20多年以前,草原上的牧民曾过着游牧生活,在国家分田到户的体制下,这一片草原上定居了19户人家,他们盖起房子和羊舍,家家户户还打了水井以保证生活用水,要搬离这里,牧民们心有不舍。租借草原的合同,是嘎查长(村长)代替牧民们签的,每户人家能拿到2300元/亩左右的草场征用费作为补偿,至于租用的期限,他们都不知晓。子孙后代是否还能再回到这片草场继续放牧,也是未知的。

 

根据规划,“十二五”期间(2011 年-2015 年),呼伦贝尔将积极建设国家大型煤炭能源基地,煤炭总产能可达1.5 亿吨。依托神华、华能、华电和大唐等大型央企,推进神华宝日希勒露天矿、大雁扎泥河露天矿、尹敏河西区露天矿等煤电化配套项目建设,项目总投资达1045 亿元。


煤矿变得异常迷人,乃至掩盖了由此衍生的环境问题和人们因此改变的生活。


煤炭开采只是产业链中的一环,在其之上,还将带动火力发电产业、煤化工产业等,每个都是耗水大户。


如今的嘎查牧民拿到的只是一本草原使用证,颁发单位为所在的旗县,权属证明效力很低,法院并不认可,当矿方占用草原、牧民要求赔偿时,却无法证明被侵占的草原归自己所有。


“中国煤电基地的发展与水资源分布不协调,大型煤电基地在干旱缺水的西部地区大规模布局,将引发严重的水资源危机。”有专家对《Lens》说,鉴于可能对草原、森林等生态系统造成深远的破坏,国家相关部门应立即重新对各煤电基地水资源需求进行评估。


草原上无草可吃,牧民只能购买玉米喂食羊群。白音华煤矿二号矿的排土场北边住着一户牧民,由于土地未被征用,他和他的羊群成为煤矿污染近距离的受害者。草场上的草已经蒙上厚厚的煤灰,羊群嗅不到煤灰覆盖之下的青草芳香,反而因为吸入了大量的煤灰患了肺病,羊群里的每只羊都患有轻重不一的肺结石病,部分会因为医治无效死亡。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