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这个世界真像我所看到的一样真实吗”


  • 文/王晶


1488524889713022744.png


这是在日本隐岐所拍的海面。镰仓初期的天皇后鸟羽院在政治斗争失败后,曾被流放在此。杉本博司很喜欢后鸟羽院在这里写下的一首诗:“我固守新岛/ 隐岐海上荒浪/ 袭来警戒之风”——“自己是这座岛的新统治者,狂风随暴浪袭来,于是对着海面下达命令。天皇的气概便是如此啊,我为此深深感叹。”杉本博司回忆自己的拍摄之旅时说。


“海景”系列是杉本博司极富宗教意味的作品,“我要处理的对象是水和大气。这两样可说是至今为止对人而言变化最少的东西吧。其他世间万物都随岁月的流逝而变化。我的艺术的主题是时间。”他说。他一直非常关注观看的艺术,想关注现代人在看海的时候会看到什么东西,也想呈现人类远古的记忆。他会去想象古人——比如他喜欢的中国南宋画家马远——在看海时会看到什么。


而对杉本来说,当他看到“晴空万里,锐利的水平线,从无限远的那一方拍过来的海浪”时,他感觉在他的“童稚之心中,有什么东西从久远的梦境苏醒过来。我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脚,然后我意识到我在俯瞰自己,我化为这风景的一部分,而我的人生就从此刻开始了”。


他还引用《方丈记》的开头说:“江河流水,潺湲不绝,后浪已不复为前浪。浮于凝滞之泡沫,忽而消佚,忽而碰撞,却无长久飘摇之例。世人与栖息之处,不过如此。”(摄影/杉本博司)


 这看起来像是游戏。而真正厉害之处在于无论哪种手法,杉本博司的作品都清晰地留有他本人的印记——画面中不可名状的沉思和引人自问的禅意。这是一个掌握了心中世界的艺术家才能做到的。


杉本博司证明了摄影的另外一种可能性:打磨内心,并遵循内心的指引。画面中呈现的不是每日局促的现实,或者仅仅寻求构成上的美感。在那些沉静的画面之后,站着的是一个沉思的人。


“人类祖先看到的第一个景象,现代人有可能看到吗?对我来说,照片就是一种能让我心中的美景实体化的发明。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我也一样。但这个世界真像我所看到的一样真实吗?”


这是杉本博司的自问,也是他的摄影的源泉。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