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被一双角膜缠绕相连的命运


文/本刊记者 路瑞海

摄影/杨抒怀


1488523589519005933.png


大半年前,按照杨春辉的遗愿,杨磊帮他捐出一对角膜,并将骨灰带回老家,安葬在村后山上的杨氏坟地里。因为日子不合适,所以还没有合土,也没有立墓碑。四周隆起的是掘出的红土,坟墓中间凹陷处苫着一块蓝色的防雨布,杨春辉的棺材就在下面,外围是其他本家的古墓以及疯长的灌木和杂草,这一切被冷雨淋漓后看起来有点凄凉。


提起下葬当天的事,杨磊至今仍然很不平。按照当地的风俗,村里有人下葬,都要8 个或者16 个男人抬棺材,杨磊好不容易找到了8 个,但是大家不情不愿的,“抬棺材时,好像我哥做了脏事,他们说‘捐了角膜,不吉利’”。


他愤愤地迸出一句:如果能重来的话,“你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捐。”


7 月25 日,杨磊第一次跟母亲讲哥哥捐角膜的事,说得很含糊,但母亲蔡晨南一直有点疑惑。2011 年11 月的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杨春辉跟她说,“妈妈,我眼睛疼。”第二天一大早,蔡晨南就给杨磊打电话,质问“是眼睛全被挖走了,还是什么?”


杨磊道出实情后,蔡晨南在电话里狠狠骂了儿子一通。高中文化的她并非真的反对捐赠,只是感到心疼。


但同村听说此事的人暗里都持反对态度,“捐了就不是全尸”、“阴间瞎了眼难过”。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