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们不拍北极光


文/本刊记者 戴路


1488521393496065628.png


图说:怀孕的女人和她的丈夫,将自己的身体、生活与情感毫无保留地敞开。摄影师玛瑞特捕捉身边人在日常生活中非凡的瞬间,也以此记录下自己的痕迹。“摄影让我感受到‘延续’”,她说,“好像在把散碎的生活拼接成一个整体;是一个故事,有从前,有现在,有将来。”


长久以来,北欧与积雪、极夜、寒冷、驯鹿和神话一起作为一种印象冻结在我们的脑海中,既是遥远的梦幻,又像壁垒一样将这个半岛真实的生活阻隔在理解之外。


一群北欧的摄影师,力图还原现实中人们的面目。瑞典摄影师克里斯(Chris Maluszynski)说:“我们的国家都很小,我们说着大多数人听不懂的语言,因此我们需要到别的地方去,努力学习英语,向大家介绍我们的作品。”


这些照片都有舒缓的慢调,好像结了冰的画面,带来悠长的冥想和孤独的意味。有的关于北欧人的日常生活,琐碎而亲昵,像地球上任何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一样;更多的艺术家则将目光投向其他不为人知的地方,坦桑尼亚、格陵兰岛、摩尔多瓦,展示出北欧人眼中的世界,其中有残酷、有困境,有现代化大潮中的悲剧和无奈。


他们的工作不仅仅是简单的图片记录,更倾注了自己的理解与情感,追寻着内与外、远与近的平衡。正如瑞典人特朗斯特罗姆写道的:“两个真理走向一起。一个来自里面,一个来自外面。它们相遇的地方,你能看到自己。”


与其说他们将更新我们对于北欧的印象,不如说他们是在与我们交流对人生和社会的看法:生活不能只等待北极光,更多的时候,它处理的是庸碌白日和漫漫黑夜……


1488521427984044270.png


图说:瑞典女摄影师爱莎将目光投向了摩尔多瓦歌剧和芭蕾舞学校。破旧的地板和发黄的墙纸,芭蕾舞女孩们在练习的间隙流露出舞台上难得一见的疲惫、忧郁和琐碎。摩尔多瓦是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芭蕾舞是出国和致富的敲门砖。进入这所学校的竞争异常激烈,芭蕾舞班每年只招收24 名8 岁左右的新生,他们要完成艰苦异常的九年学业,除了学习普通课程之外,他们每天要进行至少五个小时的芭蕾训练。班级的人数每年都在减少,因为被校方认定缺乏天赋的学生,会失去继续学习的资格。芭蕾舞是优雅和美丽的代名词,而在这些孩子身上,我们看到美丽背后的残酷与无情。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