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被修掉的历史


文/本刊记者 张策 


blob.png


图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中国摄影》编辑部编,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1977年5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定价:1.45元


很多频繁出现的历史照片,其实并非真实的历史影像。


上世纪70年代,毛泽东在机场迎接周恩来从莫斯科归来的那张照片再版时,刘少奇的身影不见了;另一幅毛泽东在十三陵水库劳动的照片刊印时,被抹去了原北京市市长彭真。


从2003年开始,艺术家张大力进行了一项比较艺术研究:他几乎访遍了中国所有档案馆,靠特殊的人脉关系,查找出老照片及底片,然后将它们重新扫描、冲印。如今,他整理出130组不同版本、时间跨度达60年的照片,悬挂于公众面前。

张大力把这些修改过的照片构成的历史称做“第二历史”,因为“我们目前看到的和知道的,都是第二历史,第一历史被有意或无意地遮蔽了。”


《LENS.视觉》:你做这件事的初衷是什么?


张大力:我原来做艺术就是做装饰,做雕塑,做了很多年,后来我想做一件作品来反映国家和民族的精神史,但用雕塑和绘画都很难做,太抽象了。这个想法就放了很多年,直到我找到图片这种方式。


图片既是历史的一部分,也是我们眼睛能看到的东西,通过图片的分类和整理,可以知道这60年中国人是怎么过来的。


《LENS.视觉》:你把一条公众认为可以寻找历史真相的道路给堵死了。


张大力:这不是我的错。而且我觉得我没有堵死,你可以找各种真相,利用各种办法去找,不一定通过图片,比如文字、原始资料、录音、影像。


我就是让别人开始去怀疑,怀疑生活在这个社会里我们到底是什么,我们的坐标是什么,我们怎么来的,今天很多人不愿意想这些事,或是来不及想,忙,或者认为这些都是陈案。可是我认为真的应该想,因为当你开始思考的时候,才是一个人,要不然就是行尸走肉。比如以前强调阶级斗争,今天号召和谐社会,大家都可以去赚钱,有些人又忘了自己是谁了,又盲目去走。


我希望大家先停下来,先想一想自己为什么活着,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肉体上的愉悦,物质上的享受,都比不上精神重要,如果你的精神告诉你不舒服,你就不会那么舒服。


《LENS.视觉》:这是你做这些作品的收获?


张大力:这是我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思考的问题。别的作品思考这个问题比较困难,画完了,雕塑完了,就忙别的去了,做这个事让人看很多书。


比如看到彭德怀被修掉的那个阶段,就会想为什么他被修掉了,就会发现庐山会议和他的万言书。他说农村已经饿死人了,但是没有人听,因为大家住在宫殿里、别墅里,觉得不可能,觉得他在说瞎话。


我说的这些东西已经超过了一个艺术家的职责。艺术家应该是改变或者研究落后的视觉形象、视觉机制,或者思考怎么改变视觉形式,可是在中国还不能如此,当国家还不能给你提供最基本的条件时,那种纯粹的形式上的研究就不存在。
必须得先回到做人的基础,不是做艺术的基础。就是人应该有良知,你没有办法躲避这个东西。我也不是说所有人都应该这么做,但是有一类人没有人要求他,他天生就这么想,这么做,没有办法。


完整内容请见《Lens》杂志……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marketing@lensmagazine.com.cn
新媒体合作:newmedia@lensmagazine.com.cn
出版物合作:editor@lensmagazine.com.cn
电话:86(10)64053806;86(21)52988390
地址:北京办公室: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
   上海办公室: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